GHOST

白正 ʕ•͡•̫͡ʕ•̫͡•ʔ

【白正】 Space Pirate 『5』

【白正】 Space Pirate

P.s. 突然发现上一次出现居然是四月份的事了。。可能是沉迷学习无法自拔。。这篇当时写了一半丢在那了,可能前后会转场有点快

 

『5』修理

    星际探险季如期而至,这颗处于边境的星球也迎来了探险队的小高峰。EKV修理厂的客人也越来越多。

    周期性的探险季,有经验的探险队都会选择在出航之前进行全方位的检查,而肯尼希老头的修理厂就很受老顾客和被介绍来的新客的欢迎。便宜,相比起正规修理厂要出示各种证件,肯尼希的店只要给钱就行,而且肯尼希的技术也放心。来修理过的顾客基本都是回头客,唯一的缺点是,肯尼希一个人忙不过来,EKV也做不到正规店的流水线修理,一到探险季都提早预约满了。

    往年老头忙得几乎没有时间休息,今年即使有了正一的帮忙,这样的状况好不了多少。正一虽然有点天赋,也学过一定的专业知识,但在老头这样的老技师面前还不够看。

    于是,正一一边打杂,一边当着半个学徒,在探险季快要来临的一个多月也不知不觉学到了很多肯尼希的修理技巧。

    正一私下底也偷偷问过老头,为什么不让那个墨绿色头发的女孩帮忙,她对飞船的检测似乎相当准确,这样就可以省下一大笔时间。然而,正一的问题被老头严肃地驳回了,“绝对不可以把她的事告诉别人。”

    正一虽然不是太懂原因,却也突然意识到,自己和女孩也相处了有一段时间,但至今不知道她的名字。

    正一多多少少也开始明白了,女孩的能力应该是一个秘密。

 

    探险季之前的准备阶段也快到了尾声,老头的时间也开始宽裕了起来。因为探险季开始前的这一 整周,老头的时间就已经被早早地预约掉了。

“这是一个大单。” 老头告诉正一。直到真正见到的时候,正一才明白这个单是有多大。

    真的很大:除去母舰,两艘巡航舰,两艘驱护舰,还有四艘快速攻击型战舰。而且均搭载新型C级或以上机甲各五台。

    这个阵容,怪不得要把老头一整个星期给预约下来。

    站在母舰上的一个的副手样子的人见到肯尼希希来了,连忙上前来打招呼。“肯尼先生,你来了,今年也拜托你了。将军有点事一时走不开,我带你们上舰。”

 

    正一看着整个战舰群有些愣神的时候,老头就已经招呼他准备登舰检修了。在老头的带领下,正一这个打杂的挂着学徒的身份,也没有受到太多的阻拦。只是在两人准备对机甲进行检修的时候,被再三确认身份。

“好好学着看,一辈子做修理师是没有前途的。如果有天赋的话,机甲制造师或者修理师才是你未来应该走的路。”

 

    正一深受鼓舞的同时又有点心酸,做一名机甲修理师谈何容易。首先天赋一关就可以淘汰大多数的人。

    修理机甲跟修理飞船不一样,机甲的制造在零件拼合和整体安装的时候就需要一种叫做“火焰”的东西。而修理师就需要使用“火焰”来感知,装卸和修复机甲。火焰焰压的高低将决定等级,低等级的修理师是无法修理好高等级的机甲的。因而自身火焰的等级,也一定程度决定一个修理师终身的成就。这一点,往往就取决于家族的遗传和个人的天赋。

    只有可以点燃火焰的人才有资格操纵机甲,而这么多架机甲当然不可能是拿来做摆设的,由此可见,这个战舰群的身份非同小可,很少有组织可以培养出那么多的机甲战士的,这恐怕是个军队。

 

    到了修理机甲这个高度,正一这个新手就帮不上什么忙了。于是正一盘腿坐在地上,看看肯尼希如何徒手拆机甲。肯尼希希往手上套上一对防护手套,在手套外又套上一个指环,两手合掌,深吸一口气,点燃。正一屏住呼吸,只见肯尼希的两只手燃起蓝青色的火焰,正一在不远处感觉一阵一阵高温袭来。

    正一看着肯尼希将火焰沿着拼合的缝隙注入机甲内部,然后目瞪口呆地看着整个机甲的右臂慢慢卸下来,然后一个一个部件逐渐解体分开。不得不说火焰的力量真的相当强大,这还只不过是一个机甲修理师的火焰能量,就足以让机甲解体了。在正一感慨的时候,有个人过来坐在正一旁边。

“学着点吧,你的师父可是一个很厉害的机甲修理师。”

    正一扭过头去,看到旁边的中年人一脸敬佩地看着肯尼希修理机甲。中年人单手撑在身后,屈起一条腿,看到正一看过来,中年人又补充了一句,“每次看肯尼老师修理机甲都感觉由衷地敬佩。”

    肯尼希也发现中年人的到来,熄灭火焰,过来打招呼。

“一年没见了,伽马舰长。”

“是的,今年任务比较多。没想到老师你今年收了新学徒。”

 

    老师?正一觉得很惊讶,这个伽马舰长还是肯尼希的学生?

    见到正一疑惑的样子,伽马主动解释,“我曾经跟着肯尼老师学习过三个月的机甲修理。”

“然后,我发现还是机甲战士比较适合我。”舰长又继续补充道。

“他当年把我千辛万苦组装的机甲给拆碎了,然后拍拍屁股就溜了,让我一个老头在那里收拾残局。”肯尼希想起那件事就生气,“作为补偿,他的舰队必须每年来我这里修理,双倍酬金。”

“啊哈哈哈哈哈~~~”肯尼希和伽马两个人相谈甚欢,完全忘记了拆到一半的机甲。

 

 

    果然是,很正常的师徒关系啊。

    正一带着一种不知道怎么形容的心情,远离了还在回忆当年的两个人,走向被孤零零抛在一边的半个机甲。浅黄色的涂装使整个机甲看起来相当无害,但看肯尼希老头拆这个机甲,拆了这么久才卸下来两边手臂,就知道这个机甲并没有外表这么简单。

 

    伽马毕竟管理着整个舰队,也没有和肯尼希聊太久,打完招呼就离开了。肯尼希聊完转头见到正一在研究那两个机甲手臂。知道正一想学修理机甲,肯尼希于是又燃起火焰,专门把一条手臂给拆解了,让正一可以对照资料来认识线路和部件。

    正一有点感动,但是又有点担忧,这个机甲看起来不便宜,给他一个新手用来入门会不会有点太浪费了,万一搞坏了人家舰长的机甲,那估计得把自己卖给白兰才赔得起了。

    肯尼希见正一战战兢兢地捧着零件的样子,觉得有点好笑,“伽马的这个是仿生机甲,外表破损一点点它可以自己修复的,我主要是检查内部线路。你就大胆地玩,修理机甲刚开始都是从拆坏开始的。”

    正一很无语,感觉更加不敢碰了怎么办。

 

    肯尼希检查得差不多了,从机甲堆里爬起来,看到正一在一边抱着那堆零件也学的很开心,也挺欣慰。但是,该回家吃饭了。

 

“正一,该回家吃饭了!”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