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HOST

白正 ʕ•͡•̫͡ʕ•̫͡•ʔ

【白正】 Space Pirate 『9』

【白正】 Space Pirate 『9』

 

『9』迷雾

 

P.s 反正你们应该都知道怀特就是白兰了对吧,那我就直接用白兰来写了。怀特总给我一种很疏离的感觉。

 

正一陷入了昏迷,但没过太久,被痛醒过来。随着意识渐渐恢复,全身的酸痛和无力感让正一连睁开眼的力气都没有。正一只记得自己好像是又掉回了迷雾,心里着急地不行,身体却只能够小幅度抽动。

一只手按住了正一的挣扎,“没事,睡吧,你现在很安全。”熟悉的嗓音让正一不由自主的睡了过去。

这一觉,正一睡的无比安心,等到迷迷糊糊再转醒的时候,正一发现自己被捆在了椅子上。突然回想起睡过去之前身边突然出现的声音和那只手,正一有些着急,动了几下想试图挣脱。

“别乱动,”清冷的声音从一旁传来。

正一勉强扭过头,才看清坐在旁边的人。“是你!你是...怀特...你怎么在这里...我的飞船上... ”

“还没醒吗?”白兰淡淡地说,专注在驾驶台上,只留给正一一个侧脸。

正一定神一看,终于彻底清醒。原来自己坐在副驾驶座上,面前就是驾驶台,然而驾驶窗漆黑一片,无法看到五米开外的场景,无不在提醒着正一,他掉进了迷雾这个事实。

正一僵在座位上,有些茫然地四下张望,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不在那个狭小的救生舱里面了。“这是哪?”

见到正一清醒过来,白兰这才过来帮正一松绑。“机甲上。别动太剧烈,你还没完全恢复。”

“机甲?!你的?我可以看看吗?”一个词激起了正一的好奇心,顾不得身体的疲惫,正一把自己从座位上撑起来。白兰之前为了让正一谁的更舒服,把座椅靠背调倾斜了。

“你已经在看了,不用着急。”白兰划了几下屏幕,把驾驶模式调成了自动驾驶,又把驾驶座向后移开,对正一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正一觉得自己都要扑到驾驶台上了,他在书上和各种资料上研究了机甲这么长时间,也摸过几次伽马的机甲,但驾驶舱却从来没有进去过,这可是整个机甲最最核心的部位。看着手下驾驶台,正一只觉得眼花缭乱,想摸又担心碰到不该碰的按钮,最后只是默默把手搭在了中央的键盘上--这是正一唯一清楚明确其用途的按键了。

白兰在一旁看着正一小心翼翼的样子,也没打算去提醒正一,其实开自动驾驶功能的时候是会锁定操纵台的,正一甚至可以把所有按钮全部按一遍。正一把手搭在键盘上,在心里过了一把瘾,感觉痛快了,这才回过头来看向坐在驾驶座上一脸饶有兴致的白兰。

“你的机甲可以变形吗?我之前跟着我的老师修过一架仿生机甲,”虽然是肯尼希在修,自己只是在一旁参观而已,“那个是A级的机甲,它的形态可以变成两只电狐。你的机甲应该也很高级吧,应该也会变形的吧。”正一很是期待着白兰的回答。

“嗯,当然可以。”白兰心里暗暗发笑,这可不仅仅是A级的机甲,“喜欢吗?我可以送一架给你。”白兰一边说,一边观察正一的反应。

“真的吗?”正一确实很希望自己能够有一架机甲,但他还是摇摇头,“虽然我很想要,但我更希望能够制造出属于自己的机甲。”正一狠狠点了下头,肯定自己的想法,“即便我现在制造不出这么高级的机甲,我相信我总有一天可以造出来的。”

 “好,我等着那一天。”白兰勾了勾唇,嗓音里不知觉带了点笑意。“怎么不试着操作呢,迷雾里面很安全的。”

“什么叫迷雾里面很..安全..啊!”正一这才反应过来,“我们掉进迷雾里面了。”

正一有些慌张,白兰却带着一副安逸的表情。

“你难道不担心吗?”正一有些生气白兰这种不在意的神情。

“我说过,迷雾里面很安全。”白兰直视正一的眼睛,话语里带着不容他人置疑的自信,“至少在机甲里面很安全。”白兰继续补充,“迷雾里面危险的只有迷雾,但也只不过是强酸强腐蚀性的气体而已。这架机甲完全可以抵御这个级别的伤害,别太担心了。”

“那我们为什么还不出去?”正一很不解,既然可以无视迷雾,赶紧离开难道不是上上策吗?

“因为我想和小正你多待一会啊。”白兰笑得特别灿烂,一边说一边打量正一的反应“怎样,开心么,小正?”

“我我我我....”正一大脑有些当机,“怀特,你..你在说什么?”

“开玩笑的,我只不过想带你去个地方。”白兰把椅背调直,取消自动巡航模式,开始手动驾驶。

“在迷雾里面?”正一还是觉得奇怪,“不会是骗我的吧?”正一默默把自己往白兰远处挪了挪。

“在迷雾里面。”白兰用眼角余光瞄到正一的小动作,笑了笑,机甲里面统共就这么大,往哪挪不一样,又能挪多远啊,果然是个小傻瓜。

一个在心里偷偷警惕,一个在心里默默偷笑,两个人就这么沉默了一路。直到一座城出现在两个人的视野里。

 

是的,一座城,一座机械城。连机甲在它面前都显得这么的渺小。一个正四面体形状一样地建筑静静地漂浮在迷雾当中

“到了。”白兰操作机甲开始降速,绕着这座城的顶端盘旋了两圈,才准备降落。

“这是哪...这是什么...?”正一惊讶得有些语无伦次。

“梅尼洛,它的名字叫梅尼洛。”白兰淡淡开口,“这恐怕是世界上最大的机甲了吧。”

“什么?!这是机甲?”正一被这个信息震惊到了。

“虽然听起来不可思议,但它确实是机甲没错了。不得不说,威尔帝的这个封山之作确实称得上是极致的艺术品。”白兰点点头,对威尔帝的能力表示肯定。

“这是..威尔帝制造的机甲?!”正一被一条接一条令人惊讶的信息包围。

 

“我们进去吧。”白兰并没有给正一留下很多缓和震惊的时间,开始进行降落,着陆的操作。

正一看着整架像飞船一样机甲开启了战斗形态,开始收缩,这点从机舱壁的压缩就可以感受得到,两个座位之间宽阔的空间几乎缩减为无,座椅背也被强制调直,甚至驾驶台也从平铺变成了半圆环绕在驾驶座的前方。驾驶舱在整个机甲里的位置也升高了不少,驾驶窗视野变得更加开阔。

正一对此不太理解,“为什么要改变形态?飞船模式续航能力更足不是吗?如果要参观这个城堡的话。”

“因为门太小了,而我们也没办法让这座城变形。”白兰也无奈,“毕竟我们可不仅仅在外面围观呢。”说罢不着痕迹地看了下正一。当然,说不定会有那么一天,你能够让门变大,但肯定不会是现在。

正一也在偷偷看着白兰,两个人地眼神正好撞到了一起。

不知为何,正一只觉怀特看着自己的眼神有些复杂,有些发毛地同时,心里也莫名泛起一丝的失落感,但又很难去形容自己的心情。或许是这座城带给人太多的震撼了吧,正一这么安慰自己。

 

机甲顺利地开进了门里面,停了下来。

“这座机械城是开放的吗?”正一没想到机甲这么顺利就开进来了,他以为这座城至少防御看上去挺强的。

“这里只是第一层,最多算是室内停船场,接下来的参观,还得靠两条腿。”

“两条腿?它那么大,要走到什么时候...里面会有电梯的吧..”正一顿时觉得浑身酸痛。

白兰笑了笑,不以为意。“不管里面怎么样,还是先进了门再说。”白兰对着正一指了指面对机甲的大门。


终于结束的樱花城?
就是不知道为毛不管怎么印,城堡都是毛绒绒的| ᐕ)୨

感觉送不出手,最近手残的很_(:3」∠ )_

【白正】 Space Pirate 『8』

【白正】 Space Pirate 『8』

『8』激发


 P.s. 拉杰尔就是吉尔,贝尔菲戈尔的兄长。看到有人问我白兰在哪,在那!!遥远的远方。。他正在越来越近,看到了没(^_-)


“快要到了,我们快要到目的地了。”野猿很兴奋地向正一说。

    到了?正一有些许疑惑,走到一边的舷窗向外张望,明明什么都没有啊。这就是秘境吗?

“他说的到了,只不过是飞船已经到达这个上古星域的风暴眼,实际上,秘境应该是在风暴眼偏西北的某一颗星球上。”

    正一一转头就见拉杰尔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来到了舷窗边,正用手虚指飞船前方的一颗星球。难得一见的是,一向跟着这位王子殿下的管家竟然没有跟随其左右,正一又环顾了一下餐厅四周,还是没有见到那位高大的管家。

“不要找了,平民,你的样子太不雅观了。本王子这次出来是来历练的,当然没有打算带着随从。而且,平民,你还没有向本王子问好!”拉杰尔见到正一东张西望又不向自己问好的样子,忍不住开口。

“是伽马大哥不让你带的吧。”一旁的野猿一副不信的神情。

“闭嘴,愚民。奥尔盖尔特是本王子亲手塞进睡眠仓的。”

“哼,走吧,卡莫斯,我们该去大厅准备登陆了。”野猿说完,没等正一答应就大力把正一从舷窗边给拉走了。

    当正一和野猿到达大厅的时候,舰队人员已经差不多集合完毕,准备进行登陆工作了。正一跟着野猿到大厅旁边的储备机库换上登陆用的防护服。黑色的外套,两边肩膀是银白金属的护肩,护肩上有两枝交叉的花。拉上拉链,正一整了整衣服,总觉得这件制服有些熟悉。

“你们的制服都是这个样子的吗?”正一忍不住问野猿,“你们,应该是哪个部队的人员吧?”

    野猿虽然疑惑,但还是回答了正一的问题。“这是黑魔咒的统一制服,伽马大哥可是黑魔咒第三部队的队长,你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

    正一有些尴尬,他确实不太清楚帝国的事,毕竟他见到军队都会绕着走,生怕一不小心就被抓回去。

“我一心都扑在机械上了,哪有心思去了解部队。”正一打着哈哈糊弄过去。

    野猿点点头,“也是,你是肯尼大师的徒弟,肯定也是个机械狂。希望你这次历练成功,赶紧学会点燃火焰,这样你就可以帮我们修理机甲了。”

    说完野猿还“唰”地一下点燃手里的指环,一束红色的火焰从指环里冒了出来,“岚之火焰,漂亮吧!”

    正一点头,特别羡慕野猿,又有点失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成功点燃,甚至,都还不知道自己的火焰属性呢。

“别开玩笑了,这种等级的火焰怎么能称得上漂亮。”这种熟悉的略带刻薄的语气,正一不需要回头看也知道是拉杰尔王子殿下,“只有A级的火焰才配得上漂亮这样的词语。”

“可恶,你不要欺人太甚了...”野猿被激怒了,跳起来就要抓住拉杰尔衣领。

“住手!野猿。”来察看的太猿及时出口,制止了冲动的野猿。”你们也该去大厅报道了,拉杰尔大人,卡莫斯。”稍微交代了一下,太猿就赶紧带着野猿赶去大厅。

    正一见状,也想跟上去,却没想到被拉杰尔给拉住了。

“你跟去也没有用,他们要乘先锋登陆艇,你也不会被允许上去,还是搭本王子的飞艇吧。”

“登陆艇?”正一疑惑,“这个星球不是可以直接用舰船登陆的吗?”

    拉杰尔嫌弃地看了眼正一,“刚刚广播的时候你是在神游吗平民?广播不是说了星球外围有陨石带,导致无法直接登陆,需要乘登陆艇吗?”

    正一有些尴尬,挠挠头,他刚刚确实光顾着看野猿炫耀火焰,没仔细听广播的内容。

“算了,走吧,平民。你还是跟在本王子的是身后,不然什么时候走丢了都不知道。”拉杰尔招呼着正一走向自己的飞艇。

“额,好。”正一受宠若惊,一时无法适应。

 

    坐在飞艇里,正一紧紧抓着安全带,忍受着颠簸带来的不适和呕吐感。

    一旁随意靠在沙发上的拉杰尔觉得难以理解,“你的身体这么虚弱,居然还敢出来探险?”

    正一完全没精力去管拉杰尔的吐槽,他已经够难受的了。

“不过确实奇怪,往年好像没有这么严重的。”拉杰尔的话音还没落下,飞艇前方就传来了不好的消息。飞艇受到了巨大撞击。

“殿下,飞艇遇上陨石乱流了,动力引擎暂时无法启动,按照这个方向,很大概率会进入迷雾,请尽快乘救生舱弃船疏散!”

    拉杰尔回头看到正一还半死不活地瘫在椅子上,赶紧把正一提溜起来。“赶快起来,进了迷雾可就难办了。”

    正一迷迷糊糊之间,被塞进了一个救生舱。甩了甩头好不容易清醒一点,整个救生舱又嗖的一下被弹射出飞船,不等救生舱飞出安全距离,又撞上一颗陨石,悬停在半路。

    终于可以停下来了,正一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在尖叫。还没等正一足够清醒到操作救生舱,整个船舱又开始移动了。刚开始是缓慢的,带着一丝旋转,就像是随风漂流一般。但渐渐地,船舱开始加速后退,向着迷雾的方向,就像有一股引力,带着正一飞向深渊。

    正一疯狂启动引擎,但也是螳臂挡车,没法阻止船舱的飞速倒退。即将没入迷雾的那一刻,正一慌了,正一真的慌了,恐怕这次他真的要体验死亡的感觉了。

    恐惧即将没顶的一刹那,正一无意识地抓住了在操作台上一个像是操纵杆的东西。就像是得到了一个出口,正一体内的火焰喷涌而出。救生舱得到了强大的动力,强烈的推背感告诉正一,希望就在眼前。希冀让正一紧紧握住这根“救命稻草”,全身的气力都赌在这上面。

    即将冲出的一刹间,黑暗笼罩了半个船舱,救生舱又重新被推回迷雾当中。极速的急停倒退带来的惯性让正一狠狠撞向驾驶台,幸好,正一有系好安全带,才没有受伤。但即便没有受到外伤,身体里源源不断向外奔腾的火焰,被突然打回体内,正一的全副身心都吊在这一口气上,一下反噬,就像受到重击一样,正一还是脱力失去意识,陷入了昏迷。

    昏过去的前一刻,正一依稀看到一抹银白。




双美人
台风即将来临的夜晚,终于把心中珍藏的这对刻出来了。可惜还是残了,还得练。

透酱
今天很嗨,半个多钟又刻了一只
遗憾是边切残了
搓衣板还行,但最顺手的还是玫瑰花

初代真的好帅
被我刻残了也好帅

【白正】 Space Pirate『7』

【白正】 Space Pirate

『7』出发


P.s. 感觉拖了很久,这章算是刚刚开始。。。<(_ _)>

 

“现在,闭上眼睛,认真去回想,你现在最执着的事,你想要坚持去做的事,哪怕用尽生命也要做的事。然后在心里告诉自己,这是你的觉悟。为了你的觉悟,想象着从心底里,一簇火焰在燃烧!”

 

    正一闭着眼睛,听到肯尼希说的关于觉悟的这段话,好笑又茫然。从小到大,正一一直觉得自己没什么执着的事。小时候因为养父威尔帝是科学家,所以梦想是做一名科学家。后来被看守起来之后,又觉得如果无欲无求地做个音乐家也不错。而现在,见识到强大的力量,又开始向往着成为机甲制造师。

 

    寂静了很久,仿佛过了一个世纪,正一睁开眼,“没有,我找不到。”无论哪一个指环都没有点燃。

    肯尼希不知道该怎么帮正一,正一的火焰,只能由正一自己点燃。

“老师,那你是怎么点燃指环的?”正一率先打破僵局。

    肯尼希回想了很久,摇头,“我已经忘记了,已经太过久远了。”

“...算了,老师。我可以先学习机甲知识,再去考虑火焰的问题,三个月,总有办法的。”正一打算先把点燃指环的事放到一边去。
“没有三个月,过完这个星期,你必须要去进行星际探险。恐怕只有途中的境遇才能让你认识到自己的觉悟,很多机甲师都是在探险途中偶然得以燃起火焰,最终决心成为机甲制造师或者机甲战士的。”

    正一第一次知道星际探险还有这种功效,“可是我根本就不会操纵机甲啊。”

    肯尼希让正一放心,“很多机甲师都会选择让自己的子女在成年的那一年参加星际探险的,我可以让伽马捎上你,他今年应该也会带几个出航,你在其中不会很显眼。”

    正一点头,事到如今,也只能接受这个办法了。接下来几天,他必须先把理论知识给啃完,真是十分庞大。

 

    到了出航的那天,肯尼希给了正一一个大大的拥抱。

“伽马,卡莫斯我就交给你了。”肯尼希拍拍伽马,最后向正一招手告别。

“好的,老师。”伽马郑重点头,“也请老师帮我照顾小姐。”

    伽马带着正一上了主舰,把正一交给了副官。

“小子,原来你叫卡莫斯啊,认识你一周了我第一次知道你名字,太内向可不好啊。”野猿又认真看了看正一,“哦,好像换眼镜了,我也觉得方框更适合你。”

    正一摸了摸眼镜,点点头,“对,以前那个摔坏了。”肯尼希帮正一重新制作眼镜的时候,一直吐槽威尔帝的圆框眼镜太丑,强行帮正一用记忆金属拗了个方条框的。

“你要是不喜欢,等你探险的什么时候能够点燃火焰了,你再自己调吧。”正一还记得肯尼希当时很得意的样子,还让自己带上了一整套七只指环。

 

    野猿见到正一沉思不怎么说话的样子,还以为正一在担心星际探险的事。于是安慰正一,“没事的,你第一次参加探险季,其实根本不危险,有伽马大哥在,肯定让你安安全全回去。”

    正一回过神,听到野猿说起探险季的事,于是打算打听一下,“野猿,听说除了我,还有其他人也会一起去?”

    野猿见到正一跟他聊天,也很开心,“对啊,我们舰队现在就是要开去首都星接人呢。”

    首都星!正一猛然听到这个词,有点惊讶。

“首都星也有人要去星际探险?”

“当然啦,只不过人家就真的是去玩的呢,贵族的子女都是这样的啦。”野猿撇撇嘴,“不过你可以不用管他,等你学会点燃火焰之后肯定会是一个很厉害的机甲制造师,这样你就可以考到首都星去啦。”

 

    正一又跟野猿随意聊了几句,就回太空舱休息了。从探听到的情况看起来,这次同行的人貌似不好相处。那就不相处就是了,正一默默打算着,反正自己还有好多机甲制造的书都还没看。于是,下午那个贵族登舰的时候,正一也没有去,待在自己船舱里面通过虚拟制造仪练习修理机甲。

    结果在晚餐的时候,正一就和那个贵族撞上了。

 

“嘻嘻嘻嘻~~王子要好好看看是哪个大胆的平民没有来迎接王子登舰。”

    餐厅的中心,淡金色直发的齐刘海男生优雅地坐在一张过分华丽的靠背椅上,头上斜带着的王冠象征他不凡的身份。

    随着正一的到来,餐厅安静了一瞬,众多目光聚集到了正一的身上。

“王子大人”通过众人的反应,也感知到了正一这个大胆的的平民的出现,把目光转向餐厅大门的方向。

    正一在众目睽睽之下,怂了。正准备绕路躲到哪个不起眼的角落,一个身穿燕尾服的管家模样的老人突然出现到正一的身前。

“卡莫斯先生,大人想要请你一同用餐。”
正一跟着管家走到“王子”面前,在桌子的的另一边坐下。正一和“王子”相对而坐,谁也没有说话。

    餐厅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盯着两个人,不敢错过这个一触即发的时刻。

    又静了一会,正一觉得再静下去,坐在桌子对面的人头上的井字都要爆出来了。

于是正一主动打了个招呼,“额..嗨?王子你好?”

 

“王子”晃了晃手中的勺子,没有回正一的问好。“平民,听说你是唯一一个没有来迎接本王子登舰的人?”

“额...啊,对不起,可能是我看书太入神忘记了...”正一也没想到这个王子居然还会来兴师问罪。

“哼!平民,既然诚心诚意地向本王子道歉,本王子决定原谅你这一次。”

“好的,谢谢您,王子殿下。”正一在心里擦了把冷汗。

“本王子破例允许你称呼我为拉杰尔殿下。”

“...好的,拉杰尔殿下。”这个称呼除了可以知道眼前这位大人物的名字之外,好像没有什么区别。

    拉杰尔很满意正一的回答,点点头,示意站在一边的管家,“上菜吧,奥尔盖尔特。”

    正一觉得自己是时候该退场了,“那我就不打扰殿下你的用餐了。”起身正准备离开,但是却被管家制止了。

“卡莫斯先生,王子殿下说过想要与“您”一同用餐。”

    正一也没有办法,只能快速把碗里的饭菜吃完,然后无所事事地坐在那里等待王子吃完。

    拉杰尔皱了皱眉,“平民,本王子用完餐了,你可以离席了。”

正一好不容易顺利过关,赶紧道别离开。

 

    正一呆在房间里啃了一个通宵书,机甲修理的原理是差不多理解透了,但是对点燃火焰好像还是没什么把握。结果郁闷加上疲惫,早餐也是在舰舱里匆匆凑合的,结果一觉就睡到第二天早上。一爬起来,正一拖着饥肠辘辘的身体去餐厅,却发现气氛好像有些不太寻常。

 

“发生什么了吗?”正一好奇询问旁边的人,他睡了这么一天是错过了什么吗。

“快要到了,我们快要到目的地了。”

   正一扭头一看,野猿跃跃欲试的表情充斥的是压抑不住的兴奋。

 


【白正】 Space Pirate 『6』

【白正】 Space Pirate

『6』芯片


“正一,该回家吃饭了!”

 

    正一回到修理厂还觉得有些依依不舍,看资料学机甲和拿着实物学当然是不一样的体验,正一一边吃着饭还一边想着明天继续去蹭机甲。

 

    ?!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

    吃饭?回家?。。。正一!!

    肯尼希怎么知道自己叫正一!

 

    正一顿时觉得有点慌张,是自己什么时候说漏嘴了吗?还是说肯尼希老头早就知道了?

    正一捧着没吃完的半碗饭,突然坐立难安没有胃口。肯尼希也察觉到了正一的不对劲,稍微回想了一下,好像自己也没做什么奇怪的事。。吧。哦,好像刚刚说漏嘴了。

 

    肯尼希拨了拨碗里的菜,“先吃饭,吃完再说。”

    几分钟之后,肯尼希吃完,放下碗筷。正一立刻严肃坐好。

    肯尼希稍微斟酌了一下,“其实我今天也不是特意要戳穿你的身份,我真的只是说漏嘴了而已。”

    正一摇摇头,“不只是因为这个,您怎么知道我是入江正一?”

    肯尼希想了想,有点奇怪,“我以为你知道我是谁,原来你一直都不知道吗?”

    正一更加懵了。

    肯尼希指了指修理厂的招牌,“EKV修理厂”,又指了指自己,“我叫肯尼希。”,又指了指正一,“威尔帝,这不是很明显了吗?”

    正一这才转过弯来,“伊诺千堤,肯尼希和威尔帝,原来是这样。所以你早就认出我了。”

    肯尼希点点头,“我说过,你的修理手法很像威尔帝。”

“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正一被蒙在鼓里这么久,感觉很不爽。
    肯尼希也很无语,“我以为你早就知道了啊,我不是说过我叫肯尼希了吗?再说了,你不是应该在彭格列那边好好待着吗,突然跑来帝国我也不知道你是来干什么的,我哪里敢认你。”

 

    正一听得一愣一愣的,我哪里知道你这个肯尼希就是那个肯尼希,什么叫应该在彭格列待着,“我逃婚了啊,你不知道吗?”

“你结婚了?什么时候的事?”肯尼希更加听不懂。

    正一也一头雾水,换了个说法,“密尔菲欧雷帝国完全不知道白兰要结婚的消息?”

    肯尼希更懵,“你在说什么?”

“......”正一觉得自己好像活在梦里。

 

    正一把来密尔菲欧雷之前的事大致给肯尼希讲了一遍,省略掉中间上了怀特的星盗船,只说刚好遇到商船顺路来彩虹星的事。

    肯尼希听完正一的叙述,有些了解正一现在的状况了。无论是共和国还是帝国,现在哪一边正一都是查无此人的状态,除了改名换姓之余,还有更重要的事。

“威尔帝当年临走前真的没有给你留下过什么东西吗?”

    正一也很无奈,很明显没有,不然彭格列的人早就找到了,哪里还轮到自己呢。

“我只找到父亲留下的这副眼镜。”正一指了指自己现在戴着的眼镜,“我当时什么都不记得了,醒过来的时候,随手就戴上了。”正一取下眼镜递给肯尼希。

    肯尼希拿着横看竖看,“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可以藏芯片的地方。”

“当时彭格列的人也是这么说的。”正一也不怎么失望,伸手准备取回眼镜。

    但是肯尼希没有松手,“但这是威尔帝专门留给你的,因为这是你的眼镜度数。”肯尼希一边讲,一边走向工作台,拿出一对防护手套。取下两个镜片,套上手套,戴上指环,点火!

    正一傻傻地站在那里,看着威尔帝留下的那副眼镜框在肯尼希的火焰里面燃烧,这是有仇吗。

 

    但是,烧还没过一会,眼镜框刷的一下,迅速折叠缩小成一个芯片的样子。正一看的目瞪口呆,简直特别神奇。

    肯尼希熄灭火焰,等芯片冷却了,才拿给正一,“记忆金属,而且还要用指环火焰的高温才足够变形,他这是等着你做机甲制造师的那一天呢。”

    正一看着手心里指甲盖大小的芯片,心情有点乱。

“别管那么多了,先打开来看看吧。”肯尼希有点等不及,这个芯片极有可能跟秘境有关。

 

    正一赶紧翻出电脑,把芯片插入转换器,读取信息。

芯片里面只有一条导航信息:帕非欧佩迪拉姆。

 

    正一眨眨眼,“什么地方?”

“...帝国首都的总部塔。”肯尼希觉得不可思议,“为什么会到那里去?”

    大概是,墨菲定律吧。。。

 

“要怎么去首都星?”正一很茫然。

    肯尼希摇摇头,“没有这么简单,千花星有法规,没有通行证的人根本没有办法进去。”

    正一很无语,“那就是没有机会了吗?”

    肯尼希迟疑了一下,“或许有个人可以帮我们,但我可能没办法陪你一起去了。”

 

    正一知道那个可以帮他的人是谁了。

“伽马,我想让你帮个忙,把我的学生带去首都星。”

    伽马听了很吃惊,他没想到肯尼希会这么突然提出这个请求。虽然很好奇也很想帮肯尼希,但伽马还是没有答应,“不行,即便探险季结束,我带着舰队回首都星述职,我也没办法带一个没有通行证的人进去。”

“哪怕你就说是探险途中招收的机械师也不行?”肯尼希还是不死心。

“没办法,”伽马摆了摆手,“直隶部队不可能招收首都星以外的人。”伽马又摸了下巴,很笃定地对正一说,“进首都星的唯一方法,估计就是考进去了。”

 

    考进去?

“首都星有全帝国最好的机甲学院,每年探险季结束后的一个月是全国统一招生时间,你利用探险季这三个月好好练习一下,说不定可以考进去。”伽马提出了一个最有可能成功的办法。“你们考虑一下,虽然时间确实有点紧,还是可以试一把的,不行还有下一年。”

 

    伽马离开后,肯尼希和正一回到修理区。正一有点沮丧,别说是考什么机甲考试了,自己才刚刚入门,连机甲都没摸过几次。

    肯尼希认真想了很久,向正一招了招手,掏出一堆指环让正一戴上。

    正一好奇地看着两只手上五颜六色的指环,“怎么用的?我不用戴手套吗?”

    肯尼希没有回答,只是握住正一的肩膀,两个人面对面坐在地上,“正一,如今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了,静心,跟着我说的做。”

    正一第一次见肯尼希这么严肃的样子,知道现在不是聊天的时间,于是听着肯尼希的话,双手握拳放在胸前。

“现在,闭上眼睛,认真去回想,你现在最执着的事,你想要坚持去做的事,哪怕用尽生命也要做的事。然后在心里告诉自己,这是你的觉悟。为了你的觉悟,想象着从心底里,有一簇火焰在燃烧!”

 

 

P.s. 当时看这段其实很燃,特别是云的那次,贼强。。现在写起来也贼尴尬。。网上找不到官方解释,这是个人理解,理科生,理解力有限请多见谅。。

十代家族大多数都是保护什么东西的。。

我还挺想知道白兰的觉悟是啥。。情绪到达顶点的爆发好像只有黑化的那次,因为拼图没了没法征服宇宙了,大概是,,所以说白兰的觉悟是想要征服全宇宙的决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