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HOST

白正。爹迪。GB。椰奶。OG。幸不二。
2018一起走下去吧

【白正】 Space Pirate 『4』

【白正】 Space Pirate

(  ̄▽ ̄)σ 这章卡着卡着后面写的还挺开心的,希望你们也看得开心。

『4』修理

    正一带着一身的冷汗,盲目地开着飞船行驶了一分钟之后才算是真正冷静了下来。清醒了过来之后才发现自己的行为是多么地引人注目--在城市的中心,在众多飞行车当中,一辆破旧的飞船开得飞快。正一突然意识到,在城市中的人一般都是用飞行车来代步的。
    不过还算幸运的是,彩虹星属于比较偏远的行星,在这个星球上面的常住人口比较少,大部分人还是选择用小型飞船作为交通工具。但即使是这样,正一手上这艘“与众不同”的飞船也足够吸引目光的了。

    初步了解了一下状况之后,正一找了条看起来比较僻静的路口,拐了进去,停到了路边。连接上全星球覆盖的无线网,正一把飞船gps系统上的密尔菲欧雷地图给更新了。
    等待更新完成的过程中,显示屏上一直有个红点在闪。于是正一好奇地点了进去,然后显示屏上就弹出了一段文字:
    定位显示您的位置正处于密尔菲欧雷帝国,系统将为您更新导航语音。。。。。
    正一觉得这个导航系统真是相当上道,进入帝国居然就自动更新导航语音。
    在百无聊赖的等待之后,系统终于更新完成。重启的屏幕上突然蹦出来一堆棉花糖,堆满整个屏幕之后,从中间炸开滚出来一个白色的Q版小人,左边肥肥的脸上还有一个紫色倒立的小皇冠。白色小人笑眯眯地招了招自己的小短手。
    面对这个画面,正一完全不知所措,还以为飞船的导航系统被病毒给黑了。好在这只白色的东西打完招呼之后就乖乖待在屏幕的右下角,正一这才安心开始干正事。
    点开地图,正一搜索到最近的修理厂,选择了路面最通畅的一条路,点击自动导航。他需要妥善地处理好这架飞船,无论是拆解还是改装,更重要的是,正一现在没有钱。虽然正一在星际银行的账户里面有着威尔帝留给他的足够使用的钱,但他却没法用。因为他现在不是“入江正一”。而且正一完全有理由相信,只要他一露头,下一秒就会被抓住。

    在小路上左拐右拐,飞船很顺利地到达了一家看起来有些许破旧的飞船修理厂。
   “EKV修理厂”,正一看到这个飞船修理厂的名字,总觉得这几个字母特别眼熟,但确实却也想不起来熟悉的地方在哪里。
    正一在修理厂的前面空地上停下飞船,走进厂里。入眼一片狼藉,零件东一块西一块,图纸稿图就这样铺在地上。这个修理厂果然是够冷清的,就是有客人来光顾,也会被吓回去的吧,正一放心的同时又很是无语。
    就在正一杵在门口向里面张望的时候,靠近门口一个大件机器的后面晃晃悠悠走出来一个老头,“有什么事吗?” 老头走出来在地上的工具箱翻翻捡捡。
    老头一边翻捡,一边看向正一,而正一也正好看向老头的方向。正一觉得,老头见到的自己的时候,似乎有点惊讶,但是老头也没有讲什么。
    正一挠了挠头发,“这个修理厂,可以修理飞船吗?”
    老头向空地上的飞船望了望,又看了一眼正一,“这个型号的飞船要修理可不便宜。你确定要修吗?”
    “额…”正一有点尴尬,他好像没钱。“可以赊账吗?”正一脸上有些发热。就在这个冷场的时候,门外来了一辆飞行车,上面走下来一个十一二岁墨绿色头发的女孩。
    女孩下车之后,飞行车就开立即开走,正一只看到这辆飞行车的背影,但也能判断出这辆飞行车的造价不菲。
    女孩抱着平板走进修理厂,很自然地跨过地上的零件和稿图,走到最里面的一个箱子旁边,拍了拍上面的灰,坐在了箱子上面。经过正一的时候,女孩也没有害羞,还很开心地转头对老头说,“爷爷,你的店今天终于来新顾客了。”
    女孩的到来打破了僵局,老头也没有继续纠结正一那句要赊账的话,“我不会帮人赊账的,没钱的话,你就自己修,我可以把工具借给你。”
    老头指了指之前翻捡过的那个工具箱。虽然不知道老头是怎么知道自己会修理飞船的,但至少不要钱,这已经让正一很满意了。
    正一赶紧在工具箱里挑拣自己觉得必要的工具。鸭嘴钳,斜口钳,管路螺帽扳手…正一正顿蹲在工具箱前面挑得开心的时候, “鸭嘴钳,斜口钳…很专业啊,我见爷爷也用这个呢。”清脆的声音在正一耳边响起。
    “哇,原来你真的会修理飞船啊。”女孩正弯着腰注视着正一,“其实你只要求一下爷爷的话,他就会帮你修的,很多来这里的人都是这么做的。”
    “你的飞船动力系统已经磨损得很厉害了,应该是长时间超负荷驾驶了吧,而且飞船的型号也很旧,我建议你还是不要浪费时间修理它比较好哦。厂后面有些废弃的飞行车,你可以把飞船地主机拆下来装过去。”
    正一突然来了兴趣,“你也会修理飞船?”
    “唔,”女孩摇了摇头,“我没有学过修理,但我就是知道。”
    正一觉得这个女孩特别玄乎,“你简直像是在给飞船算命一样。”
    “这么说也没错啦,我还可以给人算命哦,比如说,我觉得你以后会嫁给一个男人。” 说完女孩不顾正一五雷轰顶的表情,就咯咯咯地笑了起来,“你就当我是在开玩笑吧,但是飞船是真的有问题哦。”
    女孩笑着离开之后,正一带着郁闷的心情,按照女孩的建议,把飞船的系统主机拆了下来,改装在了一辆飞行车上面。正一改装完还不忘把飞船的动力系统部分给拆解了,打开一看,里面有几个重要零件果然磨损得相当严重,而且飞船的型号太旧了,零件估计也很难找得到。
    所以女孩的分析确实是对的,所以说那个算命也是对的? 不! 正一决定忽略那段话。
    在正一把飞行车改造得差不多的时候,从车里面爬了起来,才发现老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在一旁看着。
    “你叫什么名字?”老头问。
    “额…莫斯卡。”正一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说出这个名字。
    “你的修理手法很好。”老头点了点头,“特别像我认识的一个人,威尔帝。”
    “威尔帝,他…是我崇拜的对象。”正一绞尽脑汁挤出了这句话。
    “先吃饭吧。”老头没有再继续关于威尔帝的话题。“吃完我们再讨论一下你工作的问题。”
    正一有些惊讶,他没想到老头为什么突然这么关心他的工作。
    “因为探险季快要到了。”老头仿佛知道正一心里的想法,“我一个人会忙不过来。既然你的修理能力还不错,那不如就物尽其用。你的想法呢?”
    “那太好了。”正一也没想到过这么轻易捡到一个工作。 
   “那就合作愉快。对了,我叫肯尼,也可以叫我肯尼希。”

【白正】 Space Pirate 『3』

【白正】 Space Pirate
『3』启程

♧♤诚心欢迎各种建议,
看的时候如果发现哪里感觉不对,一定要告诉我哦(•‾⌣‾•)y

    即使是被接纳进海盗团,正一也没能过上几天安生的日子。好不容易和海盗团里的船员混了个脸熟,就被告知自己被“通缉”了,而且是同时被彭格列共和国和密尔菲欧雷帝国一起列入了追捕名单。

   正一其实也知道,毕竟海盗团到底是鱼龙混杂的地方,并非是什么不透风的墙,也想到了被发现“逃婚”之后一定会有追捕行动,只是没想到突然间被两方通缉,一时间居然没有地方可以去了。

   而且正一也担心,如果自己继续在幽灵号上待下去,就会让幽灵号和上面的船员受到牵连。因此,即便是怀特承诺过会对自己给予庇护,正一也没打算继续留在海盗船上。

   只不过,令正一感到烦恼的是,他真的不知道现下这个情况自己可以去哪里躲避。

   “去彩虹星吧。” 怀特听完正一的烦恼之后给出了建议。

   “那里曾经属于 吉留罗涅 家族的领属星,位于密尔菲欧雷帝国的边境。白兰统一帝国的时候,吉留罗涅家族的前任族长 艾莉雅为国牺牲了。因此白兰为了感谢她,建国后也没有对彩虹星进行收编。它依旧属于前吉留罗涅家族的现任首领 现任的黑魔咒首领 尤尼。而且彩虹星比较接近彭格列共和国,算是个比较中立星球。”

   正一觉得怀特的想法确实是个好主意,如果不是怀特的建议,自己绝不会想到去白兰的地盘,那可是中央集权的帝国。但其实仔细想想,密尔菲欧雷帝国看似新的密不透风,上下一统,但毕竟曾是两个大家族的合并,其中的勾心斗角只是还未爆发出来而已。就像是彩虹星这个地方,帝国第二把交椅的属星,竟然偏向彭格列共和国,这个情况就已经很不对劲了。正一默默为自己的“未婚夫”点了一把蜡。

   “那就出发吧” 正一对在心里自己说。正一没想过要打扰其他人,他决定要一个人安静地离开。
   正一走到飞船出舱口的时候,看到停泊区孤零零地就停着自己“抢”来的那一架救生飞船。

   “你要…去哪…” 一个颤抖的声音从角落飘了出来,正一也被这个声音吓了一跳,他一路走来的时候可没有遇到任何人。

   一个抱着旧玩偶的身影从角落处探了半个身出来,是雏菊。
   “石榴说…怀特大人说…你要离开了…所以我想来看看你…” 一句话说完,雏菊又缩回角落里面。
   正一感到很意外,在幽灵号上的日子里,他跟这几个怀特的直属手下中,混得最熟的是自来熟的石榴和铃兰,没想到一向胆小的雏菊还会来送他。

   正一突然觉得有点开心,在这个离别的时刻,原来还有人记得他。“怀特…大人他还有别的什么吩咐吗?” 正一问雏菊。

   正一觉得有些神奇,他突然才发现自己在幽灵号这一个多月来称呼怀特的时候,好像真的没有使用过敬称。现在听到雏菊称呼怀特大人,一时间居然感觉很不习惯。怀特不是说过他不喜欢别人称呼他大人的吗,看来他的这些直系下属对怀特都十分尊敬呢,正一挠了挠自己的下巴,虽然好像有哪里不对劲的地方被忽略掉了。

   “那我就出发喽,雏菊谢谢你来送我啦,我会记得你们的。” 正一毅然踏进救生飞船,启动推进器,向未知的星球进发。

   “……” 雏菊站在角落。
   “雏菊,你在那里做什么?” 石榴在远处叫唤。
   “…没…什么…” 好像还没来得及告诉正一,怀特大人说会去找他。

   正一接近彩虹星的时候,已经是五天以后的事了,救生飞船的速度和稳定性无论如何都是比不上正式的飞船的。因而在度过了胆颤而漫长的宇宙飞行之后,进入彩虹星星域航道的一刹那,正一差点就想直接睡死过去,终于可以不用再担心路上会否遇到追兵,飞船撑不撑得过这次太空长距离飞行了。

   但是,接下来,就该要想想如何进入彩虹星的问题了。正一坐在驾驶舱里面,等待着前方排着队的入星核查,有点苦恼。
   一开始,正一预想的是彩虹星距离密尔菲欧雷帝国的首都比较远,而且在怀特的描述中,这个星球貌似不太听话,只要黑进系统修改一下资料,想要混进去应该不是件难事。
   只是现在这个出乎意料的状况,让正一有点措手不及。
   不远处关口传来的声音让正一心惊肉跳, “请下飞船,并配合工作人员的基因审查工作。”
   每个共和国出生的人,自出生以后都会在右手处植入基因芯片,里面的内容相当于个人简历,只要用检测仪检测一下,就可以得到芯片中的非隐私性信息。密尔菲欧雷帝国建立之后,也同样沿用了基因芯片系统。
   更为可怕的是,正一的飞船已经离检查处不远了,贸然调头只会更加引起检察人员的注意。
   正一不是没试过黑进基因芯片系统修改自己的资料,然而作为帝国最大的信息系统,也是最为重要的系统,配备的维护人员和反黑屏障只会多不会少。
   即使是正一这个级别的网络高手,一个不小心恐怕就是有去无回。时间紧急的情况下,正一只来得及修改完自己的名字就匆忙退出了。
   虽然知道自己的处境糟糕的不得了,正一还是只能顺从地从飞船上走下来。看来只能期待检查的人粗心大意了。
   检测人员拿仪器读取了正一右手的芯片,等待结果的期间,他隔着眼镜片用怀疑的目光上下扫视了正一和正一身旁的救生飞船几遍。
  “你是从哪里来的,这个型号的飞船可不多见哦。” 检查的人一边问,一边向在不远处待命的警员示意了一下。
   正一只能呆立在原地,不知道作什么反应才能蒙混过去。身后的警员越走越近,正一甚至可以听到衣服布料摩擦的声音。
   就在这个空气都快要凝结的时刻,有个说话声从旁边冒了出来,“他是H2星域船难中逃出来的其中一个幸存者。”
   检查员的目光和注意力被不知道什么时候插进来的人吸引过去,他惊讶地叫出声,“雷欧君!” 在正一的目瞪口呆之中,检查员对着这个叫雷欧的人行了一个脱帽礼。
   正一的基因芯片检测信息终于在这个时候显示了出来,检查员瞟了一眼屏幕上的名字,“可以了,卡莫斯先生。”
   正一同手同脚地被这个完全不认识的雷欧君带来着往前走。检查员目送两人走了没几步,突然感觉不太对,低头想要再确认多一遍。
  “卡莫斯先生是由我来负责护送的。”雷欧又补充道。
   检查员又愣了愣,一瞬间忘记了自己刚才想要干什么。还没来得及回想起来,后面排着队的人已经不耐烦地开始抱怨催促了。
   重新坐上飞船,正一才算是醒过神来,这才感觉到自己的后背出了一身冷汗。他扭过头看向也跟了上飞船的雷欧君,心情有点复杂。
   但是雷欧却是一副轻松愉快的样子,坐在副驾驶上气定神闲地向正一要求,“启动飞船吧,入江君。我来指路,你把我送到中心城区放下就好。”
   虽然知道这个雷欧君肯定了解自己的身份,但从对方口中叫出自己的名字,还是着实吓了一跳。
   于是一路相对无言。
   到达中心城区,临下飞船,正一还是忍不住对雷欧说了句谢谢。
   雷欧转过身,微笑着直视正一,“入江君,不用谢我哦,我只是喜欢捣乱看热闹而已。”
   正一跟雷欧目光相接,感到雷欧黑色的眼睛里隐隐发着深紫色的光,越看越觉得一股寒意直冲发梢。正一搓了搓手臂,赶紧启动飞船离开。

   还有句话雷欧没有说出口,
   所以你不要辜负我的一片好意,要活得久一点才好。

   同一时间,远在密尔菲欧雷帝国首都的一个带着尖顶宽沿帽的青年桀桀地笑了起来,青年面前的屏幕上,俨然是不久前被正一入侵过的基因芯片系统。
   “竟然有人要挑战我的权威了呢,真是太天真了。”青年抚摸着手边的机械蜘蛛,“太天真的人,可逃不过魔术师的魔网哦。”
  “ 对吧,小晴。” 青年享受地看着机械蜘蛛织出来的一片网,瞳孔中闪过五芒星的光芒。
 

【白正】 Space Pirate『2』

【白正】 Space Pirate

『2』 初见

新春快乐啊~看官们~( • ̀ω•́ )✧٩(๑•◡-๑)۶²º¹⁸

      不同于这艘战舰黑旧的外表,舰舱内一片灯火通明却寂静无声。舱道四周是银白亚光的金属舱壁和舱门,偶尔迎面碰到几个身着黑色制服的人从自动打开的舱门里面走出来,整个过程几乎没有发出声音。整艘战舰给正一的感觉就是充满矛盾和诡异。
      正一被领着在舰舱内东拐西拐,直到乘坐电梯到达高层后,那两个一路押送的人没有再跟上前。
      正一就是再不明白,也知道自己估计到了这艘战舰的核心地区。绿发的男人还是走在前方,甚至没有回头管过正一,但正一却更加不敢轻举妄动。一路过去铺的都是吸音地毯,两个人走过没有发出一点脚步声。舰舱走廊一片寂静,直到绿发男人在一道大门面前站定。
      “大人在里面等你。”

      好白......正一这次没有把心里的话说出口,但是确实是好白,整个舱室入眼就是一片白。就在这一片白色的基调中,有一个穿着黑衣的白发男子端坐在正中央,黑色的竖领外套使眼前的男人更加突出。但正一却莫名觉得这个男人更应该穿白色。
      “听说,您在等我?”正一尝试用比较恭敬的语气跟眼前的男人打招呼。虽然这个海盗头子看起来并不十分凶恶,但估计也不会好说话到哪里去。
      没想到自己的话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正一提起来的心又更加提起来了一点,他赶紧又补充了几句话。面对这个貌似正在打量自己的海盗首领,正一决定先示好,他可不想被人赶下船。
     “尊敬的首领大人,您好,我叫入江正一,我是一名机械师,我可以帮您维修舰船上的机器,我…”正一一直讲着却得不到回应,甚至得不到一个眼神,有点着急。而对面的男人却像是陷入了沉思,就在正一不抱希望的时候,男人终于开口了。

     “对,我确实是在等你。”
     终于等到你了,入江正一,我等了很久的,下一块拼图。

      男人抬起低垂了很久的眼帘,稍稍坐直了一下歪着的身体,回视正一。
      “你好,入江君。初次见面。我是这艘海盗舰船的船长,怀特·杰索,你也可以称呼我怀特(White),幽灵(Ghost)海盗团欢迎你的加入。”
      “杰索?您也姓杰索?”正一有点蒙,他好像依稀记得他的“未婚夫”的名字叫白兰·杰索来着。怎么这个也是杰索?不会这么不好运吧,正一有点紧张地看着这个叫怀特的男人。
      “别担心,”怀特似乎看穿了正一心里的想法,“我只是杰索家族旁支的人,所以没有被并入密尔菲欧雷,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会把你交给白兰。”
       正一这才松了一口气,要是真的撞在白兰的手里,那可就真的是刚出虎穴又入狼窝了。“那您真是太好人了。”
      “不用这么说,我们海盗团对优秀的机械师一向是十分欢迎的。”
       怀特的话让正一难得感受到了来自外人的温暖。自从养父威尔帝失踪而自己又失忆了之后,周围的人都认为正一是个废物,在共和国的有意控制下,正一的机械才能也不怎么能够展现出来。因而刚刚怀特的一句话,可以算是正一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在一个外人那里得到了对自己能力的肯定。这让正一感到百感交集,竟然从一个海盗那里才能得到认同。
      “入江君,你未来对你现在的状况有什么打算吗?”
“额…怀特大人,我还没想好有什么计划。暂时,还是先避避风头。”
      “嗯。”怀特点点头表示对正一想法的认同, “短时间幽灵海盗团还是可以给予你庇护,但是时间一长,无论是彭格列共和国还是密尔菲欧雷帝国都难免会找到你的踪迹,海盗团可不是不透风的墙。入江君你还是应当想好应对的方法。”
      “我会尽力的。”正一觉得顿时压力山大,他试探性地向怀特,“如果,我希望能够得到你您的帮助,找到我的养父威尔帝,您愿意伸出援手吗?”正一只是说要寻找威尔帝,而没有把他内心希望的找到那个密境的秘密说出来。
      “当然,入江君你已经是幽灵海盗团的一员了,帮助船员,作为船长,我义不容辞。”怀特如是说。“还有,入江君你对我可以不需要尊称的,你可以直接称呼我怀特,我不需要下属对我太过尊敬。”
      “好的,怀特。”正一觉得特别新奇,“你也可以直接叫我正一,不需要叫入江君这么陌生的。”
      “好,正一。”

     啊啊啊啊,沧桑的怀特,想当年幼稚天真的我把Mrs.white翻译成白夫人。。
P.s.我又成功把自己的名字塞进去了,啊哈哈哈哈
 
另:虽然很尴尬,不得不说我确实是卡文了。看了一堆未来机甲文之后反而更加写不下去了。。 抱歉,怕是我可能需要多一点时间了。。
顶锅盖逃走໒(❛c❛)७

【白正】 Space Pirate 『1』

【白正】 Space Pirate

1.同人科幻,不切实际,考据慎入 2.没有存稿....慎入 3.没肉因为不会写... 4.oocoocooc


前置背景

    旧历1845年,彭格列初代Giotto·Vongola 21岁。Giotto带领彭格列初代家族,平息了星际之间的战乱,建立起一个统一的国家,彭格列共和国。共和国建立之后,星际迎来新的纪元,记为星历元年。星历6年,初代雾守Demon·Spade联合二代首领Sivnora·Vongola(即初代的表弟)发动叛乱, Giotto·Vongola退位。Giotto退居故乡,更名为泽田家康。

    星历123年,彭格列九代即位。星历143年,Xanxus被彭格列九代领养,两年后,泽田纲吉出生。星历149年,Xanxus任瓦利亚首领。星历150年,泽田纲吉打败Xanxus并且继任彭格列十代首领的位置。星历160年,十年后,故事正式开始。


『1』逃离

    正一现在真的是又无语又好笑。突然被押着“嫁”出去,而且还是嫁给一个男人。一个男人!

    入江正一,性别男,20岁,彭格列共和国三大科学家之一威尔帝的养子。这样的身份无论如何都可以称得上是个官二代,贵二代,但是沦落到这个地步,还是源于威尔帝的失踪。据说,在六年前,正一还在读国中的时候,威尔帝就已经开启秘境,并且将秘境的钥匙交到了正一的手上,然后失去了踪迹。而正一却失去了关于这件事的记忆,一直都处于共和国严密的监视控制之下。

    彭格列共和国是一个君主立宪制国家,但君主拥有调动军队的权力,而因为彭格列九世年老,两个继承人处于争夺皇位的状态,国家内部并不太平。在这个时候,白兰建立的密尔菲欧雷帝国异军突起,实力迅速强大,甚至威胁到了彭格列共和国。并且,彭格列共和国的边疆经常有星际海盗的骚扰,已经影响到了边境百姓的正常生活和两国之间的通商。于是,为了维持共和国的稳定,议会以迪诺为代表的民主派主张两国联姻,并且投票通过了。令人感到神奇的事情却是,处于主动方白兰要求让威尔帝的养子入江正一作为联姻对象。

    原来如此,正一终于知道了自己即将要嫁的人叫白兰·密尔菲欧雷,还是密尔菲欧雷帝国的开国皇帝。跟正一自己的母国彭格列共和国不同的是,密尔菲欧雷是一个君主专制的帝国,皇帝掌有实权,而且权力很大。但那又怎么样,正一很无语,自己并不想嫁给一个男人啊。正一心里盘算着怎么逃跑,但是周围的随从却看守的很紧,看来共和国真的挺看重这次联姻的,需要找一个突破口才行。

    正一大脑不停思考却一时无计可施,只好托腮看舷窗外的一成不变的景色。突然,正一发现有一道光迅速向自己所在的这艘飞船驶来,到了近处,正一才看清楚,是一艘大型战舰,外表暗绿色,印着银色的三叉戟标志,最重要的是,这艘战舰悬挂的是骷髅旗。星际海盗!

    这下麻烦了。诶,不对,这好像是个跑路的机会。

    飞船与战舰相遇不到一分钟,飞船上的灯光突然熄灭了,所有人面前的光屏亮起。一个看起来十分大姐头的粉色头发女生向飞船上的人打了个招呼,“我是M.M,你们的飞船已经被黑曜号接管了。”

  “黑曜号!” “是黑曜号哎,我的天...”正一听到周围的人不停地提到黑曜号的这个名字。

  “黑曜号很出名吗?”正一忍不住问身边的人。得到了周围人看白痴一般的眼神,“黑曜可是彭格列共和国边境两大有名的海盗团之一啊。”

    正一确实没有听过黑曜号,他从几年前就一直处于封锁当中,没办法轻易从外界得到新的信息,经常做的就是看威尔帝留下的书籍,因此正一对星际海盗的印象还停留在初代雾首戴蒙斯佩多秘密建立魔镜海盗团,联合二代首领发动叛乱的历史事件当中。

 “那你们怎么那么安逸,不是海盗团吗!”正一完全不能理解周围人包括自己的随从那一脸安心的表情,本来还以为能够趁乱逃走的。

 “黑曜海盗团可是亲彭格列共和国的,它只是来收点保护费而已,没必要慌张。这可比另外一家海盗团好多了。”

 

    飞船与战舰对接的时候,飞船需要卸下自身的保护罩。正一觉得这是一个机会,找了个借口进入了厕所。很多人都不知道的是,飞船的厕所里面为了防止发生意外,都会预留一个紧急出入口,就隐藏在马桶的侧后方,墙上有一个隐藏的把手,用于打开紧急通道。这一个地方是正一某一次听到自己的养父威尔帝的手下交谈的时候记下来的。

    正一通过紧急通道,到达飞船最下方的救生飞船舱,飞船此时为了与黑曜号对接,打开了保护罩,只有打开保护罩之后,救生飞船才能顺利脱离飞船。事不宜迟,正一打开救生船舱的舱门,登上其中一架救生飞船,启动,滑行,加速,冲出。

    正一驾驶着救生船,回望身后的飞船逐渐远离,松了一口气。不管自己前路如何,总算是脱离了掌控,不知道飞船上面的人会怎么着急。正一毫不留恋地转头,这样就算是与过去的自己画上一个界线了。

    正一的回头,错失了身后炮火对轰的场景。

    就在飞船与黑曜号对接的时候,一颗中高速导弹直至撞入两船的交接点,没有保护罩保护的飞船脆弱得不堪一击,导弹所到之处,破碎一片。黑曜号作为两大海盗团之一,战舰强大的防御体系让黑曜号仅仅受了轻微的损伤。但这一举动,激怒到了黑曜号,竟然有人明目张胆地挑衅,于是黑曜号也回以导弹作为回礼。

    然而,就在这种谁逃谁怂的时刻,首先发射导弹的那艘战舰却率先脱离战场,逃逸而去。

   !!

 “可恶!!”于是飞船与黑曜号的上的人都听到了M.M响彻云霄的怒吼。

 

    拉开到安全的距离之后,正一开启自动巡航模式,打开星图,正想要看看接下来要去些什么地方。

    一个巨大的阴影从侧面覆盖了正一的救生船。

 “落单的小朋友,停下飞船,放弃抵抗,反正一个救生船也没什么武器可以用来抵抗的~”

    巨大的黑影超越正一的飞船之后,显现出来的是一艘同黑曜号一样巨型的战舰,但外表又十分不显眼。黑黑旧旧的颜色,战舰身上没有任何的标识,让人无从辨识这艘战舰的来历。但联想到刚刚的黑曜号,正一也可以判断出这估计也是一艘海盗舰。

    一支抓取机械臂从巨大的舰身中伸出,锁定正一的救生船,收缩,回收。正一眼睁睁看着自己好不容易逃离被运往密尔菲欧雷的飞船,又即将落入海盗之手。救生船彻底被装进战舰之后,正一被人从救生船中拎了出来。

    映入正一眼帘的是,“好绿...”。

    站在正一面前的男人挑了挑眉,扬了一下淡绿色的头发,“天生的,好看吗?” 男人没有等待正一的回答,示意了一下站在正一两个下属跟上,就转身走回舰舱。正一被两个黑衣大汉押着,跟着前面的绿发男人,不知道要去哪里,也不知道即将要见到什么人。



(* ̄︶ ̄) 我也不知道为啥我突然又有写文的冲动了,但是也还是没有具体的计划,就随便写一下,反正会填完的。文的名字其实跟文本身没啥太大关系。

 (`●__●ˊ) / 挑战一下,没有存稿,我可以写到什么程度。。




2018
New beginning.

cr见logo.

【白正】三个场景〖生贺文〗

白正 生贺文   12.03. 小正生日快乐!!!!

 

【白正】论偶像剧的3种最常见的场景

 

场景1. 告白

白兰面对落地窗眺望远方

正一从白兰的背后接近

白兰听到脚步声回头,转身

白兰:有什么事吗,小正?

正一低着头走近,不敢抬头看像白兰

正一:白兰大人,我是来向你....来向你问一个问题的。 如果,有一个人曾经追随在你的身后,但是他也曾经做过背叛你的行为,那么,你还能够允许他的追随吗?即便是不求回报的追随?

白兰回过身想要看看的正一的神情,却发现自己无法与正一的眼睛对视。

白兰:不,我不打算接受这样的追随

正一瞳孔一震,抬起头,眼中失去希望,感觉世界一片寂静

正一:白兰大人果然无法接受背叛吗?

白兰迎上正一的目光

白兰: 不,比起被追逐在身后,我更希望看到的是那个人陪伴在我的身旁

正一:......


哦,干嘛不早说,浪费我表情

 

场景2. 吵架

有一天,白兰无聊拿起手机刷ins,刷到一张正一和斯帕纳的合照,脸色瞬间阴沉

于是报复般点赞了同一个博主的一个tag #白骸# 的短视频

正一瞬间就刷到了白兰的点赞,心情不爽,把手机举到白兰的脸前

正一:白兰大人,请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白兰斜眼瞄了一下屏幕,看到自己的点赞

用手在屏幕上网上划了几下,把正一的手机推了回去,回视正一

白兰:小正,你自己看看这是什么?

正一仔细看了下,发现是自己和斯帕纳的合照,无语

正一:白兰大人,你居然因为这种照片就吃醋,幼稚不幼稚?

白兰正直淡定脸

白兰:那也是小正先跟我吵架的

正一转头表示不想理会白兰

 

5分钟之后,正一刷到了白兰的更新,

图上的白兰笑的一脸灿烂,下面配字:同台异梦


正一觉得图片好像有点眼熟,翻到下面粉丝留言一看:

粉1:这张图看着好眼熟

粉2:白兰大人为什么暗戳戳把跟骸大的合照切成单人照...

粉3:刚刚不是还点赞了短视频来着吗?

粉4:怪不得,原来是哄老婆哦

粉5:嚯嚯嚯,白兰大人真是好深的套路

正一:?!

正一:!!!!

 

白兰!看你干的好事!

 

场景3. KISS

演艺大赏结束了,今年影帝又没到手

白兰:我今年又输给了泽田纲吉,小正。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失败?

正一心疼,有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情,特别焦急

正一:并不是这样的,白兰大人。有些人也许天生就被赋予主角光环,但依然还是有看得到被光芒照耀下的其他人,还是有很多人不顾一切地支持你的

白兰十分感动

白兰:就像小正你一样吗?我很感动,小正...

正一:白兰大人...

 

正一:白兰大人,我好像有点胃疼...

白兰:......

白兰:小正,这个时候就不要说这么出戏的话,只要享受就好了

********************************************************

白兰俯身低下头,把正一印入眼中

两个人对视,逐渐接近,距离越来越近

 

正一不禁闭上眼睛,感受到面前越来越接近的的热度

感受到两唇的触碰,贴合

感受到唇上逐渐清晰的轮廓

感受到自己身体逐渐升腾的热度

感受到唇上的触感有消失的倾向

不舍,想要挽留

 

白兰:小正,你整个脸像熟了一样

正一:......滚!

 

嗷,耳朵肯定红了,好怂,说好的反攻呢?!



P.S.  场景2的梗 来源是 bas自己干的好事,是GB的几位FBI的大大讲出来的,具体不记得了,觉得侵 的话我再改吧

祝 恩格斯同志生日快乐
祝 茨威格先生生日快乐
祝 阿尔巴尼亚独立日快乐。。。

最后再祝我自己生日快乐!
20了,要奔三了,
我要用喜欢的东西祝自己生日快乐。

p1纯白花嫁,感谢上一个情人节陪我单的双排小伙伴,虽然我不会陪你过下一个
p2-4 OG, GB, SK. 既然我进坑了,就没想过要爬出来,一起走下去吧
p6 这个可能真的有点久了,至少12.16六级之后吧

【白正】 CHOICE Ten years End

Ten years End

    “而我,是来拯救陷入游戏中的你的。”

    正一已经听不清楚斯帕纳在说些什么了,他只觉得好像有一把钥匙,打开了他被封存的记忆,大量的信息涌进正一的大脑。

    “白兰大人——”

    对,没错,白兰已经死了。就死在我的面前。


++++++++++++++++回忆的分界线---------------------------


    白兰死后的几个月里,十年后的彭格列从时间机器中出来,一切重建井然有序,并盛町又恢复了以前平静的模样。

    作为这场战争胜利的功臣之一的入江正一,却没有搬到彭格列的意大利基地去。正一对彭格列十世说,他要想要留在梅尼罗基地,留守在日本。彭格列十世同意了。

    一切都发生的非常自然,正一同彭格列的诸位一一告别。只有斯帕纳看出了正一压抑的情绪。也只有斯帕纳,跟着大部队去到意大利后,又折回日本,然后就看到了正一诡异的行为。

 

    正一目送着彭格列的诸位登上飞机,转身回到梅尼罗基地。恐怕没有人知道,其实他的心情并不像表面那样平静。正一从来没有想到过白兰会就这样消失了,白兰明明是那样稳操胜券的人,明明是那样一个不服输的人。然而,白兰就这样轻易地熔化在火焰中。只留下了孤零零一枚大空玛雷戒指。

    正一看着就躺在手中的戒指,是他在混乱中偷偷把戒指换了,所以,其实彩虹之子对玛雷指环的封印并不完全。这也正是正一的目的。在对战结束,白兰消失的那个晚上,正一坐在大坑旁边,想了一个晚上,有了重新来过的念头。

    如果,当初自己没有背叛白兰的话,又会是怎么样的景象呢?不,没有如果,因为正一知道自己在那种情况下,一定会选择阻止白兰的。但正一就是不甘,不甘就这样,连告白都没试过,就看着白兰消失在自己的世界里。

    于是,正一制造了让自己“重生”的“CHOICE”游戏系统。以手上这枚玛雷指环为媒介,再次开启时间机器,把自己送到十年前。

    斯帕纳赶到的时候,已经看不到正一的身影,就看到时间机器已经运转。并且,斯帕纳还发现,清除记忆的机器也有被开启过的痕迹。斯帕纳黑了正一的电脑,才发现正一到底在做一件多么荒唐的事。

    是的,正一打算在清除了关于自己设计系统的记忆之后,回到过去,把这十年再过一遍。

    斯帕纳检查了一遍正一的程序,就发现正一疯狂的地方。正一设计的游戏程序,就像它的名字一样-----选择。如果最终选择对了,游戏成功,正一就会从游戏中出来,回到现实。但是,如果错了的话,游戏系统就会自动销毁。然而,“happy ending”却是白兰再次被击败。但正一,确实抱着拯救白兰的念头进入游戏的。毫无疑问,正一的选择为最终造成的会是个“bad ending”。

    简直就像是正一专门设计出来为了殉情一样。这是斯帕纳的观后感。为了不让正一就这样愚蠢而疯狂的赴死,斯帕纳也毅然进入了“CHOICE”系统当中,拯救正一。

 

--------------------------------回忆结束的分界线+++++++++++++++++++++

 

    正一醒来的时候,已经睡在自己在日本下榻的公寓里。对了,白兰估计已经到达日本了,还留在梅尼罗基地的话确实不合适。正一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现在的现实。在这个十年里,正一所思所想的就是如何襄助白兰,让白兰取得成功。然而现在却发现,其实一切都是假的,都只不过是个游戏而已。这种感觉,就像世界观突然崩塌了一样。

    正一在迷茫中和刚睡醒的迷糊中,在上衣的口袋里发现了一张纸条。

  “正一,我不知道你记起来了多少,但帮助白兰是没有意义的。就像choice中那样,即便你为了白兰做了很多事,白兰依然不信任你,白兰将你放在那么危险的境地,就是为了试探你。正一,白兰不值得你为他付出那么多。是到了该放手的时候了。”

    看来斯帕纳知道整件事,那么,可以得知的是,斯帕纳也是从现实世界来到这个游戏系统中的。怪不得,正一苦笑道,怪不得自己明明改变了很多事情,但是蝴蝶的翅膀却好像完全扇不出那阵风来,原来是斯帕纳把改变的一切又圆了回去。

    正一觉得自己好像又再次面临选择,但是这一次,其实选择权并没有落在正一的手中。最后的战斗,就看白兰的了。但是最终的结局,正一的手中紧紧握着一个东西,它会决定正一自己的命运。

 

    最终的十年决战,白兰还是利用了7³大空之间的共鸣,把尤尼给拉了过去。彭格列初代映像的出现,也顺利帮助泽田纲吉打开彭格列戒指的封印,让炎压最大化。然而在这个时候,尤尼消耗自己生命,复活彩虹之子的举动,让这场对战再次提速,达到顶峰。泽田纲吉蓄力准备X-burmer,白兰也黑化了双翼,运用正一的“盾”准备最后一击。

“没有用的。”正一听到斯帕纳在一旁低声呢喃,“白兰必须死。”斯帕纳见到正一向他看过来,眼神坚定地回视正一。

    就是这句话,让正一的心坠到了谷底。正一从来没有质疑过斯帕纳在机械制造上的天赋和实力。斯帕纳能够斩钉截铁地说出这样的话,就表明他早有准备。

    果不其然,“盾”确实为白兰挡下了彭格列的一击,但却没有为白兰带来更多的机会。正一只见到白兰双翼形成的盾上面,被火焰形成的锁链牢牢锁住。而彭格列则腾空在顶部,接下来的,才会是对白兰的最后一击!

    当彭格列手套上X-burmer蓄力结束,发动最后一击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那一点上。就连一直关注正一的斯帕纳,在这一刻也将目光集中到了彭格列和白兰的身上。等到所有人都发觉的时候,正一已经通过手上的火焰屏蔽器,穿过大空火焰防护罩,来到了对战的场地中央。

    彭格列的一击瞬间落下,笼罩了地面上的白兰和正一。彭格列的“刚之炎”的温度之高,让正一感受到了全身在逐渐气化的滋味。在火光中,正一想要伸手去牵白兰的手,但不管怎么努力,两个人之间都还是隔着一段距离。两个人直到消失之前,都没有成功拉上一次手。

    正一想,虽然还是没有牵到白兰的手,但好歹完成殉情的任务,及时有点小遗憾,但终归不辜负了这十年的陪伴。正一感到很满足。

 

    然而,下一秒,明晃晃大大的“END”就出现在正一的眼前。定睛一看,正一发现自己回到了现实世界,坐在自己的电脑前,一同归来的还有斯帕纳。

 “游戏已经结束了,正一。”

    毫无疑问,是斯帕纳动的手脚,修改了最后的程序,连被正一隐藏起来的隐藏错误选择都剥夺了。正一抬头看向斯帕纳,眼神中是毫不保留的愤怒。

“因为我爱你,正一,”斯帕纳如是说,“所以我愿意陪你玩一场十年的游戏,但是,这终究只能是个游戏。”

    正一瞪大了双眼,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斯帕纳也没有等待正一的回答就离开了,他早就知道正一的选择了不是吗,就在这匆匆过去的“十年”之间。

 

    这之后,梅尼罗基地真的回复了平静,正一还是像在从前一样,写写程序养活自己,还有了吃棉花糖的嗜好,只是不管怎么吃,都没有曾经那样甜腻到心的味道了。

    直到有一天,熟悉的白色的身影又出现在正一的眼前。正一还以为是自己最近游戏打多了,眼镜度数加深了,甚至出现了幻觉。因为白兰不是走过来正一面前的,而是像烟雾一样形成的。白兰就站在正一的面前,挂着那抹笑容,熟稔地向正一打招呼,“好久不见,小正~”

    铃铃铃~正一在呆滞中随手接起电话。“入江君,梅尼罗基地没有发生什么情况吧,总台这里检测到基地的坐标处出现了强大的死气火焰反应!”

“啊?啊!没事没事,是我不小心点燃了火焰做试验。”正一手忙脚乱地解释道。正一明白了,眼前的这个白兰是由死气之火形成的,就像是匣兵器一样的原理。

    白兰好整以暇地欣赏完正一忙碌的背影,才开口解释:“小正一定想不到吧,其实是从游戏里面出来的呢。因为小正太急了,没有把游戏编下去。”于是我就拿到了这个,白兰向正一展示了自己右手中指上的大空玛雷戒指。

    没有人发现戒指不见了,那枚本应留在原地的孤零零的戒指,已经被白兰拿走了。无论是正一,还是细心的斯帕纳都没有留意到后面的情景,因为游戏结束了。但是世界却没有结束。“小正为我制造的‘盾’非常坚固,因此我才能争取到时间逃离到别的平行世界去。”

    游戏中的平行世界?正一口瞪目呆,白兰居然这么开挂!

“然后,我就发现了这个游戏的秘密后门,来到小正的世界里来找小正了~”

    !!!!!!哈?

    于是,十年,就在happy ending中落下帷幕。

    即使好像情况完全不对:白兰没有毁灭世界,正一也没有为白兰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殉情。但,白兰多了一个会陪他周游“平行世界”的宅男小正,正一也多了一个会陪他一起啃棉花糖的笑面狐白花花。

    这样,也挺好的。


 

HEHEHE,很好!两年的长征终于结束了。在初二入的家教坑,一直坚持白正从未放弃,直到高三的时候,有了些这篇文的冲动。于是就真的一时冲动,挖了一个差点坑死自己的坑。为了码文,还是去重新刷了遍漫画,果然那种尖叫的激动还是个六年前没什么不一样。。。一路码过来,几次都是写着写着就没感觉了,差点就弃了,好在那些不放弃的点赞红点又给了我继续完成的动力。。。

可能最后还是稍微有点烂尾,但真的不想再拖下去了,乱了一点,就请轻松地看完吧~

Thanks for reading! And hope to see you next time.

(づ ̄ 3 ̄)づ么么哒各位、、

重新把漫画未来篇刷了一遍,果然有回报,一个小框里面发现了白兰巨漂亮的眼睛
(*๓´╰╯`๓)♡

【白正】 CHOICE Ten years "Choice"

Ten years "Choice"

  “欢迎来到CHOICE会场!”

    这是彭格列一行人通过输入大量火焰,来到摩天大厦群中央听到的第一句话。白兰手持陀螺轮盘带领六吊花就站在彭格列面前,“虽然感觉见过多次,但这还是第一次与我真正面对面吧?纲吉君。”

    遇上一世不同的是,这次正一就站在白兰和六吊花中间,显得有些格格不入。正一看到,斯帕纳站在彭格列的队伍里,向他远远看过来。

    “那么,我们来进行下一项选择吧。”白兰的手和泽田纲吉的手分别贴在齿轮的侧面,“Choice!”

    “那么,对战的参赛者,就决定了。”

    正一仔细看了名单,彭格列所在方:大空,岚,雨,无属性各一名,密尔菲欧雷则是晴,云,无属性各一名,雾两名。

    好像不太对,正一这才发现白兰这边比上一世多了一名无属性。本来想着这次choice与自己应该没有多大关系,打算在一旁看戏的正一有些懵。按照白兰这种无聊的性格,他应该会做一些不那么好的事。比如说。。。

    “小正~我们这边没有无属性的人选呢,不如就让小正代替上场吧~小正玩游戏可厉害了。”

    果然,正一在心里默默吐槽白兰,让六吊花哪个上不比自己强。幸好,这次被打上标记的是雏菊,白兰还是手下留情了,这是让正一唯一感到幸运的,而且反正自己是无属性,不需要点燃火焰,也不会出现像幻骑士一样的下场。彭格列那边被打上记号的是斯帕纳。

    应该,不会有问题的,正一想着,梅尼罗基地的指挥官是斯帕纳,他一定也早就想好了怎么应对Choice这个游戏。

 

    “所以说,白兰大人为什么要派我上场?!”正一被六吊花们留在基地陪伴雏菊,很无奈。一旁的雏菊抱紧那个布偶蜷缩在椅子上,连这个看着很虚弱的雏菊,其实都是强大的不死之身,自己简直一点用都没有。正一细数着自己的用处,就剩下身轻体柔易推倒了吗?!

    游戏一直在进行,两方不断相遇,短兵相接,然后直至其中一方死亡或者逃脱。正一听到对讲机里面的对话,不断确定六吊花这边的伤亡和彭格列方的动向。令正一没想到的是,按照桔梗传达回来的信息,彭格列并没有将斯帕纳留在大后方隐藏,彭格列的基地隐形雷达车一直随着彭格列守护者们的推进不断向前。

    桔梗正在突破狱寺的防线,与此同时,泽田纲吉被狼毒困住,正在想方设法打破幻觉,两边都处于胶着的情势。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正一发现手表雷达上,显示出来的是,在基地附近出现了对方的踪影。

    山本!

    正一忽然记起来,这次的山本并没有同彭格列一样被困在狼毒的幻境陷阱里面,估计是斯帕纳指挥彭格列和山本分开行动了。把彭格列放在前方吸引注意力,让山本直奔密尔菲欧雷的基地,不得不说正一自认为达不到斯帕纳的指挥水准。没想到斯帕纳平时一副懒洋洋的样子,实战起来大变样,也是个扮猪吃老虎的人才。

    但是,这样就麻烦了,对于密尔菲欧雷这边来说,真正的杀手锏是雏菊的复活,要是复活时机过早了,雨火焰的静止就有可能让晴失去活力,也就是说,太快死完一次,可能对方就不给你再来一次的机会。

    那,怎么办?

    正一赶紧通知了桔梗和狼毒,希望能够有人回援,哪怕是告诉他怎么应对处理也好啊。然而不知道是战况太紧急没时间回应,还是说已经失去联络了,对讲机的的那边始终没有人回应。

    正一这才有点慌了,白兰不会是早就已经想到这个情况,所以才派自己上场的吧。逼着自己拿肉身挡子弹?这么绝情!

    这么一磨蹭,山本已经杀到离基地不远的地方,正一用肉眼就能看到山本骑着摩托往这边疾驰而来,而正一所处的基地除了那个保护罩,简直是一马平川。

    砰!基地的保护罩被山本的刀划开了,果然只撑住了两分钟。而下一刀,就将划到雏菊的身上。

    正一,愣了半秒,最后还是一咬牙挡在在了雏菊的身前,不管怎么说,他至少可以拖延几秒吧。

    这一次面对的山本武,是个与正一一点交集都没有的陌生人,山本的脑海中只有雏菊一个目标,而挡在雏菊身前的正一,不过是一个帮助白兰的助纣为虐的人罢了。山本的时雨金时果断地劈向正一。如果没有意外,正一被劈了那么一下,不死也得残。

    刀锋只距离正一不到半米,正一甚至可以感觉到刮起的那阵风,他已经快要失去希望了。身后传来一阵足踏声,“晴犀牛,开匣。”

    身后一只晴犀牛从正一身边冲了过去,撞上山本的一击,产生了巨大的爆风,场面顿时一阵烟尘滚滚。但无论如何,这一开匣,也给密尔菲欧雷得到了缓冲的余地。

    等到山本辨明了雏菊的方位,冲过去再来一刀的时候,桔梗也成功击毁了彭格列基地,将斯帕纳逼了出来。山本的燕特工和桔梗的一击同时使出,也分别熄灭了两个目标。

    然而,雏菊在切尔贝洛检查的时候复活重新燃起目标火焰,让密尔菲欧雷成为这次Choice的胜方。

 “我还可以战斗!”斯帕纳坚持着说。

  “够了!斯帕纳,你的身体已经撑不住继续消耗火焰了。”正一很气愤,虽然上一世的自己也是像斯帕纳一样坚持继续战斗,但是真正看到一个实际上濒死的人坚持游戏继续,还是会很愤怒。

    Choice结束了,彭格列还是输了,尤尼出现了,带着彩虹之子的奶嘴投奔彭格列。在十年后六道骸的掩护下,彭格列的人顺利撤离无人岛回到并盛。白兰也由此得出了,需要具备灵魂的尤尼才能觉醒7³的信息,于是白兰夺回尤尼的战争由此打响。

    白兰等人,在迅速修好传送器之后,陆续到达日本。

    而彭格列等人则为了提升自己的实力,由斯帕纳控制的时间机器回到十年前去接受彭格列初代们的试炼。

    正一是负责修好转换器的人,他知道白兰应该是不打算通过传送器去日本的,所以,正一在白兰从意大利到达日本之前,自己会有一些时间。正一认为,他需要和斯帕纳谈谈,他有很多问题想问斯帕纳,很多很多,他一直都在无意识地忽略的问题。

    正一来到梅尼罗基地的时候,基地里只有斯帕纳一个人,静静坐在操纵台前面。

    正一还没开口,斯帕纳就已经知道了。“正一,你终于来了。”

    正一心里存了很多想要问的问题,比如:斯帕纳为什么要用这么熟悉的语气对自己称呼,比如。。。但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最后,还是斯帕纳先开口了。

  “正一”,正一听到斯帕纳说,“其实你现在所处的根本不是现实,只不过是你自己设计的一个游戏系统而已,一个被你命名为‘CHOICE’的游戏系统。”

    正一感到恍惚而熟悉。斯帕纳继续说道,“一切都是假的,白兰在那场对战中早就死了。”

 “而我,是来拯救陷入游戏中的你的。”


用电脑写文之后,发现果然爽的时候很爽,但卡的时候百分百神游。。。

~\(≧▽≦)/~ 不管怎么说,终于看到填完坑的曙光了!!哈哈哈哈

周四左右应该会出完最后一点。。然后我就要开学了╮(╯_╰)╭   

P.S. 一个坑居然坑了两年,下次挖的时候果然要慎重。。多谢你们包涵啊,还在看的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