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HOST

白正 ʕ•͡•̫͡ʕ•̫͡•ʔ

【白正】 CHOICE Ten years End

Ten years End

    “而我,是来拯救陷入游戏中的你的。”

    正一已经听不清楚斯帕纳在说些什么了,他只觉得好像有一把钥匙,打开了他被封存的记忆,大量的信息涌进正一的大脑。

    “白兰大人——”

    对,没错,白兰已经死了。就死在我的面前。


++++++++++++++++回忆的分界线---------------------------


    白兰死后的几个月里,十年后的彭格列从时间机器中出来,一切重建井然有序,并盛町又恢复了以前平静的模样。

    作为这场战争胜利的功臣之一的入江正一,却没有搬到彭格列的意大利基地去。正一对彭格列十世说,他要想要留在梅尼罗基地,留守在日本。彭格列十世同意了。

    一切都发生的非常自然,正一同彭格列的诸位一一告别。只有斯帕纳看出了正一压抑的情绪。也只有斯帕纳,跟着大部队去到意大利后,又折回日本,然后就看到了正一诡异的行为。

 

    正一目送着彭格列的诸位登上飞机,转身回到梅尼罗基地。恐怕没有人知道,其实他的心情并不像表面那样平静。正一从来没有想到过白兰会就这样消失了,白兰明明是那样稳操胜券的人,明明是那样一个不服输的人。然而,白兰就这样轻易地熔化在火焰中。只留下了孤零零一枚大空玛雷戒指。

    正一看着就躺在手中的戒指,是他在混乱中偷偷把戒指换了,所以,其实彩虹之子对玛雷指环的封印并不完全。这也正是正一的目的。在对战结束,白兰消失的那个晚上,正一坐在大坑旁边,想了一个晚上,有了重新来过的念头。

    如果,当初自己没有背叛白兰的话,又会是怎么样的景象呢?不,没有如果,因为正一知道自己在那种情况下,一定会选择阻止白兰的。但正一就是不甘,不甘就这样,连告白都没试过,就看着白兰消失在自己的世界里。

    于是,正一制造了让自己“重生”的“CHOICE”游戏系统。以手上这枚玛雷指环为媒介,再次开启时间机器,把自己送到十年前。

    斯帕纳赶到的时候,已经看不到正一的身影,就看到时间机器已经运转。并且,斯帕纳还发现,清除记忆的机器也有被开启过的痕迹。斯帕纳黑了正一的电脑,才发现正一到底在做一件多么荒唐的事。

    是的,正一打算在清除了关于自己设计系统的记忆之后,回到过去,把这十年再过一遍。

    斯帕纳检查了一遍正一的程序,就发现正一疯狂的地方。正一设计的游戏程序,就像它的名字一样-----选择。如果最终选择对了,游戏成功,正一就会从游戏中出来,回到现实。但是,如果错了的话,游戏系统就会自动销毁。然而,“happy ending”却是白兰再次被击败。但正一,确实抱着拯救白兰的念头进入游戏的。毫无疑问,正一的选择为最终造成的会是个“bad ending”。

    简直就像是正一专门设计出来为了殉情一样。这是斯帕纳的观后感。为了不让正一就这样愚蠢而疯狂的赴死,斯帕纳也毅然进入了“CHOICE”系统当中,拯救正一。

 

--------------------------------回忆结束的分界线+++++++++++++++++++++

 

    正一醒来的时候,已经睡在自己在日本下榻的公寓里。对了,白兰估计已经到达日本了,还留在梅尼罗基地的话确实不合适。正一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现在的现实。在这个十年里,正一所思所想的就是如何襄助白兰,让白兰取得成功。然而现在却发现,其实一切都是假的,都只不过是个游戏而已。这种感觉,就像世界观突然崩塌了一样。

    正一在迷茫中和刚睡醒的迷糊中,在上衣的口袋里发现了一张纸条。

  “正一,我不知道你记起来了多少,但帮助白兰是没有意义的。就像choice中那样,即便你为了白兰做了很多事,白兰依然不信任你,白兰将你放在那么危险的境地,就是为了试探你。正一,白兰不值得你为他付出那么多。是到了该放手的时候了。”

    看来斯帕纳知道整件事,那么,可以得知的是,斯帕纳也是从现实世界来到这个游戏系统中的。怪不得,正一苦笑道,怪不得自己明明改变了很多事情,但是蝴蝶的翅膀却好像完全扇不出那阵风来,原来是斯帕纳把改变的一切又圆了回去。

    正一觉得自己好像又再次面临选择,但是这一次,其实选择权并没有落在正一的手中。最后的战斗,就看白兰的了。但是最终的结局,正一的手中紧紧握着一个东西,它会决定正一自己的命运。

 

    最终的十年决战,白兰还是利用了7³大空之间的共鸣,把尤尼给拉了过去。彭格列初代映像的出现,也顺利帮助泽田纲吉打开彭格列戒指的封印,让炎压最大化。然而在这个时候,尤尼消耗自己生命,复活彩虹之子的举动,让这场对战再次提速,达到顶峰。泽田纲吉蓄力准备X-burmer,白兰也黑化了双翼,运用正一的“盾”准备最后一击。

“没有用的。”正一听到斯帕纳在一旁低声呢喃,“白兰必须死。”斯帕纳见到正一向他看过来,眼神坚定地回视正一。

    就是这句话,让正一的心坠到了谷底。正一从来没有质疑过斯帕纳在机械制造上的天赋和实力。斯帕纳能够斩钉截铁地说出这样的话,就表明他早有准备。

    果不其然,“盾”确实为白兰挡下了彭格列的一击,但却没有为白兰带来更多的机会。正一只见到白兰双翼形成的盾上面,被火焰形成的锁链牢牢锁住。而彭格列则腾空在顶部,接下来的,才会是对白兰的最后一击!

    当彭格列手套上X-burmer蓄力结束,发动最后一击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那一点上。就连一直关注正一的斯帕纳,在这一刻也将目光集中到了彭格列和白兰的身上。等到所有人都发觉的时候,正一已经通过手上的火焰屏蔽器,穿过大空火焰防护罩,来到了对战的场地中央。

    彭格列的一击瞬间落下,笼罩了地面上的白兰和正一。彭格列的“刚之炎”的温度之高,让正一感受到了全身在逐渐气化的滋味。在火光中,正一想要伸手去牵白兰的手,但不管怎么努力,两个人之间都还是隔着一段距离。两个人直到消失之前,都没有成功拉上一次手。

    正一想,虽然还是没有牵到白兰的手,但好歹完成殉情的任务,及时有点小遗憾,但终归不辜负了这十年的陪伴。正一感到很满足。

 

    然而,下一秒,明晃晃大大的“END”就出现在正一的眼前。定睛一看,正一发现自己回到了现实世界,坐在自己的电脑前,一同归来的还有斯帕纳。

 “游戏已经结束了,正一。”

    毫无疑问,是斯帕纳动的手脚,修改了最后的程序,连被正一隐藏起来的隐藏错误选择都剥夺了。正一抬头看向斯帕纳,眼神中是毫不保留的愤怒。

“因为我爱你,正一,”斯帕纳如是说,“所以我愿意陪你玩一场十年的游戏,但是,这终究只能是个游戏。”

    正一瞪大了双眼,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斯帕纳也没有等待正一的回答就离开了,他早就知道正一的选择了不是吗,就在这匆匆过去的“十年”之间。

 

    这之后,梅尼罗基地真的回复了平静,正一还是像在从前一样,写写程序养活自己,还有了吃棉花糖的嗜好,只是不管怎么吃,都没有曾经那样甜腻到心的味道了。

    直到有一天,熟悉的白色的身影又出现在正一的眼前。正一还以为是自己最近游戏打多了,眼镜度数加深了,甚至出现了幻觉。因为白兰不是走过来正一面前的,而是像烟雾一样形成的。白兰就站在正一的面前,挂着那抹笑容,熟稔地向正一打招呼,“好久不见,小正~”

    铃铃铃~正一在呆滞中随手接起电话。“入江君,梅尼罗基地没有发生什么情况吧,总台这里检测到基地的坐标处出现了强大的死气火焰反应!”

“啊?啊!没事没事,是我不小心点燃了火焰做试验。”正一手忙脚乱地解释道。正一明白了,眼前的这个白兰是由死气之火形成的,就像是匣兵器一样的原理。

    白兰好整以暇地欣赏完正一忙碌的背影,才开口解释:“小正一定想不到吧,其实是从游戏里面出来的呢。因为小正太急了,没有把游戏编下去。”于是我就拿到了这个,白兰向正一展示了自己右手中指上的大空玛雷戒指。

    没有人发现戒指不见了,那枚本应留在原地的孤零零的戒指,已经被白兰拿走了。无论是正一,还是细心的斯帕纳都没有留意到后面的情景,因为游戏结束了。但是世界却没有结束。“小正为我制造的‘盾’非常坚固,因此我才能争取到时间逃离到别的平行世界去。”

    游戏中的平行世界?正一口瞪目呆,白兰居然这么开挂!

“然后,我就发现了这个游戏的秘密后门,来到小正的世界里来找小正了~”

    !!!!!!哈?

    于是,十年,就在happy ending中落下帷幕。

    即使好像情况完全不对:白兰没有毁灭世界,正一也没有为白兰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殉情。但,白兰多了一个会陪他周游“平行世界”的宅男小正,正一也多了一个会陪他一起啃棉花糖的笑面狐白花花。

    这样,也挺好的。


 

HEHEHE,很好!两年的长征终于结束了。在初二入的家教坑,一直坚持白正从未放弃,直到高三的时候,有了些这篇文的冲动。于是就真的一时冲动,挖了一个差点坑死自己的坑。为了码文,还是去重新刷了遍漫画,果然那种尖叫的激动还是个六年前没什么不一样。。。一路码过来,几次都是写着写着就没感觉了,差点就弃了,好在那些不放弃的点赞红点又给了我继续完成的动力。。。

可能最后还是稍微有点烂尾,但真的不想再拖下去了,乱了一点,就请轻松地看完吧~

Thanks for reading! And hope to see you next time.

(づ ̄ 3 ̄)づ么么哒各位、、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