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HOST

白正 ʕ•͡•̫͡ʕ•̫͡•ʔ

【白正】 CHOICE 相遇在平行世界

HAPPY THE NATIONAL DAY

相遇在平行世界    番外

        白兰第一次见到有人突然出现在自己的眼前时,其实是吓了一跳的。不过好在,那个突然穿越的人比白兰更慌张更惊讶,才没有人发现那一刻白兰的窘态。
        在这一刻之后,白兰立即恢复正常。但在白兰的心里,这个突然出现的他,是特别的。没有什么理由,就是在潜意识里埋下了一颗种子,只待发芽的那一天。

       “ここはどこですか。……”正一说了一串白兰听不懂的话。见到对面的白发男子无辜的茫然的表情,正一决定换一种语言,用他蹩脚的英语加肢体语言尝试着向这个白毛男描述一下自己所处的境况。 
        结果是,然并卵。
        正一只换来了对面的白毛的一个天使般的微笑。面对白毛的微笑,正一感觉自己受到一万点伤害。他果然只是个废物。
       
        白兰其实是听懂了一点的。但是他觉得看着眼前的人抓狂,心情突然变得很好。于是没有回答对面那个小孩的话。见到对面的人急得眼泪鼻涕都快要流下来,白兰才欣然点头表示自己了解了对方的状况。

        白兰:这小孩真是有够蠢萌的╮(‵▽′)╭
        正一:这个白毛真是特别无理取闹╥﹏╥
       
        于是,他们就这样认识了。虽然他们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

        白兰继续走着自己原本打算走的路,走了几步,回头,看着那正一还呆呆站在原地。不知为何,在这一刻,白兰的同情心开始泛滥,许是刚才小小地捉弄了正一。白兰向正一招了招手,示意正一跟上。
        多年之后再回忆,白兰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只是当时突然就不想让那个小孩独自留在原地。
        正一快步跟上白兰的步伐,不住用余光打量着这个看似在闲逛实则步速不慢的人。当然,正一也是在等待着十年后火箭筒失效,他只是过来看看未来的自己会成为什么而已。然而,五分钟过去了 十分钟过去了,正一始终没有回去。正一有些慌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如果再也回不去的话。。。
        正一第一次为自己无知幼稚的行为懊悔,仅仅是为了改变自己的未来而鲁莽地使用十年后火箭筒,从来没有考虑过火箭筒的安全问题。

        白兰走在前面,感觉到身后的气氛有些不对。回头一看,就见橙色的脑袋耷拉着,脸上大大地写着后悔两个字,眼睛有些出神不知道在想什么,走路也开始同手同脚。虽然感觉有点逗,但在这样的情况下,白兰还是会克制住自己的情绪。
        “发生什么事了?” 白兰尝试放慢语速用英语向对方询问。
        “……”  对面的人没有说话,只是走着走着,默默摘下眼镜,抿了抿眼泪。
         白兰其实是很讨厌流眼泪的人的,因为这显得太弱小,太不坚强。在黑暗中生活的人,眼泪是最不值钱的东西。但是看着眼前的人,白兰突然很感慨,这还是个孩子啊。。只有孩子才能拥有的软弱。
        有点怀念,又有点心酸。白兰最后伸手拽住了正一,“Follow me. ”
        白兰把正一带回了自己名下的私人别墅。不只是同情正一,更是同情自己。虽然两个人一看画风就知道不是一个世界的,但在在此时,却拥有同样的孤独。
        两人眼神对接的瞬间,就像产生了共鸣一般。这使白兰感到愉快。这是他一直寻找却得不到的,却在一个与自己连语言都不通的,年龄经历都有代沟的小孩身上找到了。
        正一被带到别墅,像一个小孩一样被拽着洗漱换衣。直到躺在床上的时候才猛然惊醒,自己这是在干什么?!
        正一赶紧翻身爬起来,准备掀开被子,却被旁边的人一把按倒。
        白兰看到那个小孩居然又不安分,想着他可能想家了,还是在害怕。为了让困得要死的自己可以赶紧睡,就一把把人按住。没想到正一看着那么弱居然真的就很弱,随手一按就被按倒在床上。白兰愣住了,这就干坏事了。。真是人要貌相。。
        白兰张了张口,实在说不出话,语言不通真是感觉智商捉急。“sleep...”  最后白兰只能突出这样一句话。
        所以,睡吧。。。

        See you next month~

想来想去,这个故事应该叫不作死就不会死。。。
假设大学时间为0,  -10正一疯狂穿过来各种遇到  0白兰,于是  0白兰发现自己的能力。  然后白兰从0到+10  不断狂化,最终在+10成为大BOSS 被主角灭掉。  然后在我的故事中+10正一穿回0,拯救白兰。
   这样分析之后,突然发现自己写不下去了。(╥╯^╰╥)

いりえしょういち
Irie Shouichi       怪不得是小正。。

评论(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