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HOST

白正 ʕ•͡•̫͡ʕ•̫͡•ʔ

【白正】 CHOICE Seven year Ⅱ

Seven years Ⅱ
(continue)
        于是,桔梗轻笑过后,利用云属性的增殖技能,轻而易举地将正一捆绑,抓捕。入江正一这个让白兰大人总是为之让步的人,终于可以在白兰大人的面前消失了!      不,不仅是如此,桔梗想到,要立即动手,先斩后奏,以防白兰大人在见到入江正一时,又再次顾念旧情,心慈手软。

        绕过白兰,桔梗直接将正一带到了家族长老面前。人赃并获,入江正一无从抵赖,最终被就地正法。而桔梗,也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名正言顺的白兰大人的左右手。为密尔菲欧雷家族攻打彭格列家族立下汗马功劳。

        历史没有再次重演,失去了入江正一,白兰无法召唤十年前的彭格列,无法使7³变得完整,白兰手中的拼图始终无法完整。

        白兰觉得很无趣,彭格列被泄愤似地打压,他失去了追逐猎物的快乐;世界成了密尔菲欧雷的囊中物,他失去了征服天下的欢愉。看着白兰大人闷闷不乐,桔梗十分心痛,早知如此,他就不会一意孤行地惩处了入江正一。但现在,说什么也晚了。

        正一化作灵魂,飘浮在半空中,静静看着白兰从风华正茂到耄耋之年,一直陪伴左右。直到在一个宁静的下午,白兰平静地躺在床上离去。

        突然,正一感到一阵吸力(详情参考 hp的门钥匙)。他被撕扯地,头晕目眩。等过了一会儿,稳定下来时,正一发现一个窗口幽幽飘过来:
  ∧ ∧
 (  - з -)
┏━〇〇━━━━┓
┃bad ending~┃
┗┳┳━━━┳┳┛
  ┗┛   ┗┛

        “正一君,快醒醒。” 正一费力睁开眼,斯帕纳为他取下头盔,“你又在玩CHOICE了吧,别玩了,会上瘾的。”   正一大量着四周,充斥着十年后的气息。自己经历的几年,原来这只是个游戏,一个为纪念白兰而取名叫“CHOICE”的游戏。

     
     全文完结。   。。。゛(ノ><)ノ跑
                          ↓↓↓↓↓
                          ↓↓↓↓↓
                          ↓↓↓↓↓
                          ↓↓↓↓↓
                          ↓↓↓↓↓
                          ↓↓↓↓↓
                          ↓↓↓↓↓
                          ↓↓↓↓↓         
    怎么可能!自己挖的坑,哭着也要填完。。。(╥﹏╥)

(以上是bad ending)
○´3`●´3`○´3`●´3`○´3`●○´3`●´3`○´3`●´3`○´3`●○´3`●´3`○´3
(以下是正文)

        看着那个正在忙活的身影,桔梗森森地笑了,“哈哼。”

        桔梗想要冲上前对正一实行抓捕。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巨大的炎压向他袭来,桔梗连忙燃起火焰抵挡。就这一霎间,桔梗错失了将正一人赃并获的最好时机。 正一已经合上电脑开始收拾别的地方了。

        桔梗火冒三丈,如果不是那该死的炎压,他怎会白白失去这个扳倒入江正一的机会。 就是刚才抵挡的时候,他也只是看到了一个远去的身影。 桔梗恨恨地想着,即使是查,估计也查不出那偷袭之人是谁。毕竟,如果入江正一是彭格列的间谍,那人那么维护他,一定也是一路的。有关指环火焰这方面的,估计还没有比入江正一更加内行的。但交给他来查,不就是让他们狼狈为奸。

        桔梗很不愤,于是他决定向白兰大人打小报告。 谁知白兰听后竟只是眯着眼睛笑了笑,并没有要惩处正一的样子。这下就连旁边等候的铃兰也很不解,抱怨白兰太过纵容包庇入江正一。

        其实白兰什么都知道。

        正一在追踪时就发现了这一点,他从数据中,察觉到有人也同样在追踪。  
 
        正一惊出了一身冷汗。他和白兰曾经是大学同学,同宿舍,两人还一起编程,制作游戏。  可以说正一对白兰的手法是再熟悉不过的了。然而,在这个追踪上,白兰并没有掩藏自己的手法,连一些小习惯也没有舍去,就像是将大学时的手法完美地复制粘贴。正一慌了,他不知道到底是白兰对自己的电脑不设防,还是说这是白兰专门留给自己看的。毕竟也不会有人比正一更了解白兰大学时的手法,更何况这么多年人总是会变的。

        正一发现这一点后就立即销毁退出,手忙脚乱地合上电脑,甚至没有留意到不远处发生的暗战。 正一有些失魂,他心不在焉地收拾床铺。在准备给花瓶换水时,一只手伸过来拦住了他。正一缓缓转头,雷欧。正一松了口气,在他还没理清思路之前,他还不想直面白兰。雷欧抱着一束  蓝色曼陀罗花∠※ (花语:伪装) ,又是白兰最喜欢的花语有奖竞猜活动。

        正一无奈,又无可奈何。那么接下来呢,又给自己送来一大堆白色秋牡丹(花语:淡淡的期待)吗?让自己又想办法揭穿六道骸 ,而其实他已经知道了?  白兰最喜欢用这种方式,去恩赐般给予叛徒/间谍 “逃生的机会”。像是猫捉耗子一样,重点在于戏弄地,看着老鼠不断地一次又一次逃走,又一次次被捉回来,最终精疲力竭地死去的过程。 给一棍,再给颗糖打发一下。

        看了那束花良久,正一伸手抽起一枝。放在床头,就当是警醒自己,此处有猫!

        第二天一早,正一起身后,就发现整个密尔菲欧雷本部都在沸腾。彭格列竟然向白兰发起了一个谈判。正一愣住了,这不可能。沢田纲吉和白兰的单独谈判在至少一年之后,而现在就提出谈判,有很大可能是历史改变的产物。

        有必要调查一下彭格列收到的信的内容,还有,阻止白兰过快地进行计划。

        冷静!冷静!正一告诉自己。在还没有清楚,到底是什么原因促使彭格列做出这个决定时,任何的轻举妄动都有可能使这几年的功夫功亏一篑。  

        真六吊花,会被彭格列盯上的。这几次在 六吊花 没有任何行动的时候,居然会再次损失了一个阿尔科巴雷诺,彭格列不可能不怀疑密尔菲欧雷拥有一支游离在家族之外的军团,类似于巴利安的存在。 

       必须停下来,然而正一却没有办法向白兰提醒,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 真六吊花的存在,但是,无论如何至少要分散白兰放在阿尔科巴雷诺上的注意力。

        正一突然想起一个人,一个上一世与他共事的精于机械的人——斯帕纳。他此时正在日本的基地中,如果他可以提出建造时间机器的话,自己说不定可以借助这个工程脱离意大利,重新回到日本梅尼罗基地。他可以更加接近彭格列,探明情况。而白兰为了放松彭格列的警惕,也会放慢收集7³的脚步。

        斯帕纳,一切就交给你了。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