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HOST

白正 ʕ•͡•̫͡ʕ•̫͡•ʔ

【白正】CHOICE Six years

Six years

        站在建成的地下基地内,正一激动地抚上操纵台。这是他梦寐以求的机械杰作,他上一世最杰出的设计。这样激动的心情,即便是身后的两个形影不离的切尔贝洛也无法打断。不过,可惜了,正一看了看手中的盒子,最关键的一笔却有着最大的瑕疵,这个玛雷戒指,假的。

        正一想起了那封来自彭格列十世的惊悚信件,有些茫然。如果他继续改变这个世界,会怎样?如果他现在倒戈像彭格列,是否还会重复上一世的结局?虽然他是一个工程师,但却列不出一个可以算出未来的方程式。

        “午安,入江君。”身后传来津嘉布莱德的声音,号称魔导师人偶的他总是将自己掩藏在宽大的帽檐下,偶尔露出的笑容也显得十分人畜无害。只是,经历了上一世正一知道,他不是一般人。(注:漫画395话已证实其为复仇者之一阿雷汉特罗操控的人偶。)

         虽诧异,正一仍礼貌回以问候。上一世的津嘉总是神出鬼没,与自己的交集也不多。因而现在津嘉布莱德主动出现在身边,正一感到十分突兀。毕竟在津嘉布莱德背后操纵的那位并不好惹。只是来打个招呼的吧,正一这么想着。

         支开切尔贝洛,正一走进休息室,床头摆了一瓶花。正一撇撇嘴,感到十分不自在。上一世的白兰就很喜欢用各种花来表现自己的心情。正一正想脱下制服外套,门外传来敲门声,是切尔贝洛。她递过来一个匣子,“白兰大人要求转交给津嘉布莱德副队长。” 正一眨眨眼,不明所以。白兰为什么要他来转交?还有,白兰和津嘉很熟吗?正一决不承认他有些微微泛酸。。。内心默默吐槽完毕,整理好心情。才看向切尔贝洛--求解释。

        切尔贝洛看着正一低头沉默良久,然后带着含义不明的表情看向她。从牙缝挤出一个词“测试。”

        哦,正一悟了,这不是几年后,匣兵器还远处于发展阶段,经常发生不稳定事件。在战场上,这样的不稳定有可能累人累己。正一秉着一个机械师的职业道德,收下匣子,起身去找津嘉布莱德做调试。

        然而,不做不知道一做吓一跳。津嘉输入火焰后,没有意外出现的是一堆蜘蛛卵,但,其极快的孵出速度却让正一十分疑惑。这个速度比之上一世他掌握的资料来看,不知快了多少倍。莫非上一世的津嘉隐藏了这么多的实力? 正一瞄向津嘉戒指上燃起的晴之火焰,意外地被戒指的反光刺了下眼睛。定睛一看却又只是普通的A级戒指。。。调试结束,正一离开了实验室。

        走出门的正一感到有些逻辑混乱,他分明感知到了什么,且刚才的情况十分不对。然而他现在还理不清思路。就像被幻术蒙蔽了一样。。。等等,正一停下脚步,想了想,又接着往前走。 津嘉布莱德曾做过属性测试,是单一的晴属性,而非像狱寺隼人的隐藏多属性。因此,不应有幻术的蒙蔽才对。果然是这几天想太多累着了,争议这么安慰自己。

        看着正一走出实验室,津嘉反锁上门。在他的身边,一个全身被黑袍覆盖的人,从空中幽幽出现。“呜呜。” 雏菊,要小心。

        门边的人偶无声息散落倒地,实验室中某个储物柜的门被缓缓推开。雏菊抱着残破的布偶哆嗦着走出来,“知道了。”他小声回答。

        狼毒用他丑陋的红色面具望向雏菊,而后再次幽幽消失在空中--计划开始。

        次日,日本基地的A级队长们收到意大利本部传讯--彩虹之子 科学家威尔帝 死亡。同时,收到信息,核实日本境内彩虹之子 风 死亡,奶嘴下落不明。

        日本彭格列十世、罗马彭格列总部收到讯息,立即全力搜查杀手并加强对彩虹之子的保护。欧洲黑手党格局发生变化,各党派动作开始。

        收到消息的正一细思恐极。不出意外的话,白兰决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奶嘴。但自己作为日本基地的首领,竟然在事发前甚至事发当天都没有收到一丝风声。白兰恐怕是把任务委派给真六吊花了。正一分析着,而真六吊花却并没有出现在日本基地。 正一的神情更阴暗了,白兰是个疑心病重的人,总是瞒着别人暗戳戳进行地下活动。

        紧张而箭拔弩张的气氛没有持续多久,一方面彭格列还没有查明阿尔柯巴雷诺的死因和丢失的奶嘴的去向,另一方面新兴的黑手党家族大多投靠密尔菲欧雷家族,这时更是趁乱打劫。步步紧逼、内忧外患致使彭格列必需在多个方面让步和妥协。放弃部分地盘、放弃保护费收入,这并非是彭格列乐意见到的结果。

        彭格列十世感到很困惑,本来在不少领域都有过交流合作的密尔菲欧雷不知为何在传出阿尔柯巴雷诺死讯的同时,开始翻脸反目。

        直到某一日,彭格列从派往密尔菲欧雷潜伏的高级间谍发回情报中,才得知白兰开启的7³收集计划,沢田纲吉才恍然醒悟--杰索家族与吉留罗涅家族合并,将彩虹之子的大空收归麾下,而剩余的7³基石恐怕要直接通过武力来收集。在这紧急关头,沢田纲吉的超直感告诉他,他似乎忘记一个人很久了--入江正一。自从交出那封来路不明的信后,他跟这位老乡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

        “既然信上说入江正一是关键,那么就有必要接触一下。”沢田纲吉同里包恩商议着。

        可是没等他们行动,一个加密信件从日本发到了彭格列总部。经过破密后发现,发信者一栏为空白,而内容只有一行字:

        销毁彭格列指环。

评论(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