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HOST

白正 ʕ•͡•̫͡ʕ•̫͡•ʔ

【白正】哨兵向导版白正

哨向 白正

        入江正一其实在很小的时候就觉醒了,他是一个向导,一个很容易就被哨兵的信息素影响的向导。他的家人为了不让正一被送到“塔”里,就将正一隐藏起来。所以正一从小就很宅,还是个高智商的技术宅。
        然而,就在某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他收到了来自未来自己的一封信。为了完成一个艰巨的,需要在一个强大的哨兵的眼皮底下卧底的任务,他注射了未来的入江正一留给他的向导信息素长期抑制剂,并且封锁了自己的记忆。
         然后在大学里,遇到了自己卧底的对象,哨兵 白兰杰索。

        白兰杰索,一个从小受到良好黑手党教育,立志成为黑暗哨兵的觉醒哨兵。他还是一个隐藏得很深的哨兵沙文猪。
        相比那些软弱的,被保护得很好的向导,白兰更愿意和那些普通人交往。至少是真心相爱的,而非因为信息素而被迫发情结合。

        白兰看着家族从各个地方“介绍”过来的各种向导,看着被自己哨兵信息素影响到差点陷入结合热当中的柔弱的向导,脑中想到的只有入江正一。多好,普通人,不会被信息素搞到狼狈发情。还可以陪自己做喜欢做的事情,比如通宵熬夜玩choice。
        入江正一是白兰在大学的室友,是个普通人。白兰知道自己对正一还挺有好感的,因为白兰的精神向导经常躲在一堆棉花糖后面偷窥正一。对了,白兰的精神向导是一只白色的狐狸。
       
        早晨,正一被一阵鬼压床的感觉骚扰,直到到喘不过气醒来。睁开眼睛正好和一双黑黢黢的眼睛对上,吓得正一赶紧摸出眼镜带上。白兰一直以为那就是普通的近视眼镜,其实是正一专门用来屏蔽精神向导的。要“做”一个正常的普通人,要是时不时被跳出来的精神向导吓到的话,不就露馅了。
        但由于带着眼镜看不到精神向导,正一对于每次遇到白兰肚子都会痛的情况十分不解。更加难以理解的每次胃疼的时候,白兰总是笑的一脸灿(wei)烂(suo)。白兰也很疑惑,正一明明不是向导,为什么自己的白狐每次见到正一总是奋不顾身冲上去,难道精神向导也被自己的思想影响到了?

        愉快的日子总是过得特别快,就在某一天,正一的信息素抑制剂失效了。得知正一“觉醒”成一个向导的时候,白兰有点懵,突然百感交集。白兰一直以为自己就这么过了,反正这个世界如此无趣,即便是没有疏导精神力的向导,大不了就是狂暴而死。正一的觉醒让白兰又有了一丝希望和兴趣。正一不是娇滴滴的向导,不是成功哨兵背后的向导,而是一个可以和哨兵并肩的向导。
        正一在抑制剂失效的时候,也恢复了封闭的记忆。于是白兰的狐狸有了一只会害羞和装胃疼的浣熊作伴。可能是未来的入江正一高估了正一的脸皮和演技。实际上,白狐在和浣熊刚接触不久的时候,白兰就发现了正一不自然的小动作。
        难道没人告诉正一,一个向导在哨兵的眼皮底下是一览无余的吗?白兰又气又无奈。但也有那么点庆幸。看来自己确实可以觉醒成黑暗哨兵了。哪怕是上天送过来一个向导,也注定自己要成为黑暗哨兵。
        正一毫不知觉地在白兰这里“卧底”。然后在什么都不知情的情况下,和白兰有了精神连结。谁叫正一根本没学过怎么建立精神屏障呢。太天真了。

        白兰和沢田纲吉决战的时候,正一就坐在担架床上,静静地感受着,来自脑海连结中另一方的情绪。看到白兰在火炎中逐渐消失了身影,感受到连结在撕裂着,最终消散,除了正一自己之外,没有人知道曾经有个叫白兰的人曾经在正一的精神领域中留下过痕迹。正一默默离开了,回去做他的技术宅,偶尔接一些制造机械的单,毫无目标的活着。
        浑浑噩噩地过了很久,久到连正一自己也不记得过了多久,久到正一自己都已经忘记自己曾经有过这么一段惊心动魄的日子的时候。空置了很久,虚弱的连结传来一阵让正一不可思议,惊喜交加的颤动。就像在告知正一,他回来了。
        直到一股熟悉又陌生的胃疼出现时,正一才真正相信,白兰又回来了。一样的昂扬白发,一样自恋的微笑,还有不变的一堆棉花糖。哨兵和向导,是天生的一对。即便抑制了信息素,也阻挡不了两个人之间相互的吸引,这是命运的安排。当然,这是命运,也是幸运。

ʕ•̫͡•ʕ*̫͡*ʕ•͓͡•ʔ-̫͡-ʕ•̫͡•ʔ*̫͡*ʔ-̫͡-ʔ...END...ʕ•̫͡•ʕ*̫͡*ʕ•͓͡•ʔ-̫͡-ʕ•̫͡•ʔ*̫͡*ʔ-̫͡-ʔ

最近的无厘头脑洞,看了几个哨向文包后的莫名的脑洞。。。_(:з」∠)_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๑>︶<)و
加油,我会努力把坑填了的哟(•‾︶‾•)y

                            by一边看孙杨一边码字的勤奋的我罒ω罒

       

评论

热度(33)